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后备箱

庆祝全职高手动画化!祝全职越来越好!感谢虫爹给我们这么好的一个故事!
虽然平平还没出场,但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啦!
正文走起!

风和日丽。

张佳乐站在路口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目光飘忽其中,停驻于一点之上。那真是很小的一点,慢慢的在视线中拉宽、变长,最终停在他身边。

孙哲平的车。

驾驶座边的窗户摇下,露出一张久违的笑脸,其实也不能算是笑脸,只是很浅很淡的一勾,勾去了张佳乐所有的心神。

“上车,这里不能停很久。”孙哲平拉开车门,迅速的把张佳乐塞进副驾又帮他调整好座位,这才钻回原座启动发动机。

树木摇晃着叶片离开视野,后退、后退,直至变为一团小小的球,一些压抑许久的东西从这团球里破土重生,叫嚣着,从深处的茫然进入另一个更加迷茫的世界。

自退役后,张佳乐回到云南,偶尔打打荣耀,没事浇浇花,养养小动物,过上了安稳的小日子。
可是安稳这个词和他从来无缘,自从选择荣耀,前路就是充满挑战的迷雾,本以为退役就能全身而退,怎料孙哲平一通电话不由分说将他拉回雾中。

“出来见个面吧,时间你定,地点你定,我来接你。”干脆利落的阐述,一如往日风格。

其实张佳乐和孙哲平是谈过恋爱的,只可惜最终因为种种缘故彼此心照不宣的和平分手。
所以说,太默契也很糟心。

而这通电话,伴随着无限可能。

是老朋友的单纯叙旧么?
还是些别的?

浅粉色的雾兜头兜脑的盖住张佳乐,看似无解,又仿佛会在下一刻消散殆尽。

张佳乐本不是磨蹭的人,想明白后恨不得马上拽住孙哲平问个清楚,问问他有没有对象,问问他为什么要见面。总之,一肚子的话争先恐后的肆意奔跑,希望着抢得先机。

孙哲平有点紧张,他其实不太确定张佳乐会不会赴约,他也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如今却满脑空白。不知道,不知道张佳乐是带着何种心情赴约;不确定,不确定张佳乐会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作出何种反应。

两颗心,犹如糖块被丢入咖啡,谁也不知入口是苦是甜。
亦或是,二者兼有。

车停了,风景静止,张佳乐一步步走向孙哲平,缓慢又坚定,仿佛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百花缭乱,有提着猎寻能与世界为敌的骄傲。

“张佳乐,帮我开一下后备箱。”孙哲平的声音沉沉,染上些黏糊的尾音。

黏糊?想什么呢,那可不是孙哲平。张佳乐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好笑,步子一转,手伸出,抬起了后备箱。

你见过繁花血景么?
若你见过,就能明白眼前的绚烂是多么迷人。

花,满满堆着的全是花,一眼望去是色泽各异的迷人眼,不同种类的花挤在一块,拥簇在后备箱中,仿佛春天到来。

不,就是春天。

眼前的百花缭乱与记忆中的光影交错重合,不变的是美好的姿态和热烈芬芳的情感,变的,又是什么呢?

孙哲平局促的走上前来,一瞬间回到青头愣脑的年龄,仅凭个人喜好和傲气闯荡四方,一柄重剑舞的是呼呼生风,只不过如今重剑化作柔情,守护着心爱的花朵重回春天。

“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孙哲平伸出手,作出邀请的姿态。
“情侣组么?”张佳乐笑嘻嘻的拣支花,故作陶醉的深吸一口,“现在把妹都不送花了,你还真老土。”

“我送你的不是花,是这个。”孙哲平摇了摇去
爱尔兰的机票,带着点小得意。
“这还差不多。”张佳乐将花放回,走上前扯着心心念念人的衣领,送出一个比鲜花更热烈的吻。

一吻定情,一吻定心。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