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牛及】怪之声 (下)

终于填坑了,上的剧情请戳头观看!
祝大家新年快乐!

日历一页页撕着,排球一次次抛起,比赛也一天天迈进,及川彻系紧鞋带,整理好护膝,换上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昂首站立,狠狠拍了拍每个队友的肩,“哼哼,今天的青叶城西也是干劲满满!”

“赢了再高兴吧~不过在我们家王牌的轰炸下,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怜的及川~”

“天童。”不是很和谐的声音响起,及川条件反射的黑脸,马丹,又是那个可恶的家伙。

“小牛若啊,今天就等着被及川大人狠狠碾压,输了可别哭鼻子哦!”他选择性忽略天童的挑衅,犹如GPS牢牢定位在对头身上,可恶,衣服下透出的肌肉轮廓比上次更加饱满有力度了!这家伙是肌肉怪么?吃激素了吧!反观自己的胳膊,虽然也不容小觑,可果然…!想到这,及川的斗志更加高昂。

“不会。”牛岛耿直的瞅着他,及川被瞅着心里发毛:我靠,这怪物想干嘛,武力PK么?

牛岛嘴唇动了动,及川愈发紧张,挑衅谁怕谁啊!他退后一步,微微戒备。

“你早上吃的什么。”牛岛终于开口了,说完还无意识咬咬下唇,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人看。

恶寒。
及川总有一种被大型犬盯上的感觉。

“……牛奶面包。”及川很想把这蠢牛的脑袋劈开看看,上一秒还在挑衅,下一刻就开始拉家常?关键是自己咋就乖乖说出来了,岂可修!

“哦。”

哦你及川爷爷哦!牛岛大概有一种技能,随时随地吸引仇恨,使用无上限,效果无下限,无冷却时间。

及川大概也有一种技能,随时随地被拉去仇恨,适用范围:牛岛若利。

“我,我早上吃盖饭”牛岛犹豫了会儿,没营养的挤出一句话。

……
我靠,这人彻底没脑子了!!
及川彻咆哮道。

“然后我错放了芥末,辣。”
“赛场上见。”
牛岛急匆匆说完后转身就走,步履有些仓促,留下一众问号。

吃芥末??
他为什么告诉我??
及川自然忆起和神明的对话,眼睛一亮,立刻明白了。
上天有眼啊!及川大人的愿望实现了!该死,怎么能忘了录音,录下来就可以命名:及川大人的小弟蠢牛的哀嚎了!
照这么看来,牛岛一个甜食派的吃了芥末,想必不痛快,虽然我不想趁人之危,不过青叶城西绝不手软!

及川握紧拳头,嗜战的欲望在血液里翻滚。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整队,集合,互相敬礼,吹哨。

哨声响起的千钧一发,便是赛场之人沉沦之时。

精妙的背传衔接起青叶城西的进攻跑动,危机之时及时的鱼跃救球颤人心弦。旋风破开,气流掀动,犹如利刃出鞘,及川的发球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前迈进,划过优美的弧线,跨过眼前的高墙,翻越前场,终于抵达目标——“嘭”

球被接起了。

连接的纽扣白鸟泽并不用刻意磨合,单兵王者并肩而行又有谁能与之争锋?球旋转着飞向天幕,却又被无形的手拽下云端,白布往右一移,解决了接球时的打乱效果,轻巧一托,并未有何特殊。

助跑,跳跃,挥动手臂,举鞭扬起,不花哨,不乱眼,仅仅是弓起身子,力量便爆发出来,球呻吟着飞向对岸,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那便是王者的风范,牛岛若利!

理所当然接起,理所当然连接,理所当然扣球,同样也理所当然坠地得分。

“25:23,白鸟泽胜!”

理所当然的是这个结果么?
不,不服!及川恶狠狠瞪着牛岛,握手时格外用力,仿佛他们不是在球场,而是处于战场,天各一方,兵戈相见,誓死不休。

牛岛眉头微皱,很快放松下来,失利的痛苦不甘,他虽体味甚少,仍能窥之一二,更何况眼前的还是及川,随他吧。

在一片欢呼声中,及川退了场。
这个球如果再往右边一点能更好连上小岩的动作,最后发球应该更瞄准底线,位打乱效果就能增强。
该死!说到底是自己还不够强,否则怎会被压制力量!

及川咬着牙,回到学校照例说了些鼓励的话后,这才解散回到家中。

洗了个澡,他躺在床上翻开通话记录,看见了备注为神明的一条,叹了口气。
神明呐,昨天我还信誓旦旦说会打败白鸟泽,结果连牛岛笨蛋都打不过,真是好笑。

及川扔开手机,望着天花板发呆,老是这样,站在离冠军最近的地方看着他人笑。尽管牛岛没怎么笑,可就是不爽!
好想亲手打败他啊,那时候他会有什么表情呢,惊讶,愤怒,落寞?

“铃铃”手机响了,及川回过神来。多想无益,他暗暗告诫自己,事实已成定局。

拿过手机,是神明打来的!

“及川,是我。”低沉的声音传来,及川彻竟觉得有些耳熟。

“晚上好呀。”及川撑起了嗓音,欢快地回复。

“神明啊,我的愿望实现了,牛岛真的吃了芥末!”及川乐呵呵提起话题。

“呵呵,那么另一个呢?”电话那端的神明干干笑了两声。

“什么?”及川愣了。

“打败白鸟泽,进军全国。”神明不笑了。

我靠,这都记得,神明不应该很忙么?及川吐槽。
“还没,迟早会的。”他的声音严肃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像是许下了什么承诺。

“需要我帮忙么?”神明诱惑似的抛出一句。
这种事帮忙有何意义,神明怎么也这么蠢,“不了,我相信自己。”及川干脆回答。

“及川。”
“恩?”
“其实我是牛岛若利。”

“……”

“及川,还在么?”

“为什么告诉我,还有,耍人很好玩么?”及川想想被那头蠢牛戏弄了心里更加不快,再说,他也不明白为何牛岛要这么做,他并不像喜欢开玩笑的人。
扰乱自己?

“电话,我不想再继续了。”
“我想和你面对面的对抗,想让你和我站在同一高度竞争。”
“我知道就算招揽你也得不到肯定回复,所以便不再说了。”
“难得看你被吓着觉得有趣,便同你玩了会。”
“请你赶快变强,然后来到我身边。”
“这就是我的愿望,以上。”

如同连珠般的句子吐出,使得及川猝不及防。
这家伙,这么能说?
来到你身边什么鬼,你及川大爷怎会向你屈服!
可恶,突然打直球真可恶!
及川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不过他把这归为被戏耍的愤怒之情。

“我不会来到你身边,我会在你对立的位置打败你。”及川想了半天才想到这句话,说完后没等那人反应直接挂断,并迅速将此号码拉入黑名单。

什么神明,这种事自己也会相信。
反正绝不会再拨打这个号码了。
及川远远抛开手机,脸埋进枕头里。

除非,除非有朝一日打败了他!
及川想,待牛岛战败,自己才会打开城门,花归与君扫。

牛岛听着挂电话的嘟嘟声,眼神温柔,那家伙,下次见面大概会更强吧。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吐露自己的心意呢?

斩他落马的日子。
与他并肩的日子。

时光悠悠,人生漫漫,那一天终会到来的。
他们都这么想着。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