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牛及】怪之声

提前万圣节快乐,喜欢这个cp很久了,奈何把握不住性格也没有脑洞,这是一篇没头没尾的超短篇,唉,第一次写有些惶恐。题目和正文没多大关系233以及,求红心蓝手,谢谢www

“呐呐,及川君知道么,最近很有名的那个!”

“那个什么?”

“就是那个啊,怪之声!”

怪之声?及川徹笑着和一脸激动的女孩子打哈哈,“哎呀,好像听说过,是什么呢?”

“就是一个电话号码,136xxxxxxx拥有者身份是个迷,有人打过去听到砰砰的脚步声,好重好重的粗喘,还有人试图打招呼结果连抽十发都是R之类的,好想试一试啊!”

“啊,似乎很有趣,我……痛!岩酱你又干嘛!”及川徹捂住后脑哀怨回头,“知道岩酱没有女生注意,我也就说两句话而已啦!”

“你这种家伙才令人头疼吧,走了,小心监督骂你迟到!”岩泉一拖着某人后领,扔进了体育场。

做完训练,和岩泉一道别,及川徹拉上外套拉链走在路上。唔,最近都没什么好玩的呢,周末过的真是寂寞。他瞟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猛然想到了什么,啊对了!怪之声!试试这个吧!

回到家,径直倒在床上,及川徹凭借记忆小心翼翼按出了一串号码,深吸一口气,瞪着眼睛按下拨出键。

嘟…嘟…嘟…咔!

有声音了!及川徹鱼跃而起,盘腿坐在床上,不安的凑近听筒。

“咚…咚…咚…呼哧…呼哧”哇啊!这是什么!及川瞬间联想起以前看的若干鬼片,这不是鬼来之前的经典BGM么!我靠!他的动作先一步大脑,果断挂掉了电话。

嘟………………

牛岛若利皱着眉合上忙音的手机,及川?他打来有事?没功夫多想,牛岛只当拨错,塞进了运动包后继续开始自主练习。

“谁啊?”天童从球网探出身子,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有一点期待又有一点装出的严肃。

“没事。”

及川看着挂断的号码,糟糕,冒昧了挂断鬼的电话不会半夜缠身吧!他可不想被鬼压床啊!呃…仔细想想不过只是有可能是鬼而已,说不定认错了呢,还是打个电话道歉一下吧。

他又一次缓缓输入了号码,很快被接通了。

“及川徹。”牛岛拿着毛巾擦汗,接听电话。刚运动完气息还未稳定,断断续续的声音带了几分沙哑。

天呐!知道我的名字,果然是鬼吧!他不想损失阳寿啊!没办法了,及川拍拍脸,振作!

“及川徹?”好半天没人回复,牛岛又追问了一句。

“啊鬼大人小的无意冒犯!随意叨扰你休息不好意思!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让我多活几年吧!我会给你烧纸请你安息!”及川迅速念完不知道什么东西后掐断电话扔到一旁,掀开被子开始竭力进入睡眠。

“什么……?”牛岛莫名其妙听完一段鬼话,转头看看偷笑的天童一行人,及川的声音不小,嚷嚷的分贝足以让离己不远的队友们听见。

“啊只是小小恶搞一下啦,王牌大人不会介意的吧~”还未等牛岛开口,天童先发制人,意图掌握局势。

“所以怎么回事。”牛岛把手机放好,随口一问,看不出表情。

“学习嘛,总是很无聊的,无聊之余,我们就把你的电话扔到论坛上说是奇异的号码,打过来会有惊喜,没想到却被人传成了鬼的号码什么的,不过我已经删了你放心好了!以及,刚刚我什么都没听见!”天童说完后拔腿就跑,还能听到隐隐压抑的笑声。

想加练么?他叹口气,不过…上次比完赛互换联系方式,及川果然没有记录自己的号码啊。

老实的牛岛没那么多心思,只想着打过去解释一下,他点开记录,拨号,出乎意料的,不一会儿就接通了。

及川握着电话,一脸忐忑,不接吧,指不定鬼心有怨恨把自己咔嚓了,接吧,万一鬼从电话里爬出来了怎么办!这不是一般套路么!

算了,及川徹幸运无敌加持BUFF,鬼应该也不希望美男子英年早逝吧。及川暗暗鼓励自己,接听。

“及川,我不是鬼。”牛岛干脆的说出来,这样及川应该明白吧?

“不是鬼?那…你莫非是神明么?”及川半信半疑的开个玩笑,默默觉得这个鬼有点傻,有病的人都说自己没病,同理可得这所谓的鬼挺接地气。

“恩。”牛岛一本正经的回答,旁边看热闹的天童捂着肚子抽筋。

“啊,那你有什么特异功能么?”及川对着空气做出不信的样子,“神明总有些特异的能力吧。”

“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牛岛快速编造谎言,瞟了眼天童,抽筋的人立马直立身子,比了个拇指后乖乖训练去了。

“真的?”及川有点动摇了,看在是个能许愿的神明份上,傻点也没关系。

“是的。”牛岛十分认真的回答道,他有些好奇及川会许出什么愿望。

“希望青叶城西可以打败白鸟泽进军全国!”及川脱口而出,语气中有必胜的决心。

“……”牛岛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那家伙,还真是执着的可怕。

“想想还是算了,本来的事实当做愿望好浪费。”及川想到了更好的点子,不由得笑起来,“我啊,还有一个更棒的愿望。”

“什么?”牛岛本想接话白鸟泽是不会输的,觉得太明显又忍住了,他以为及川想胜利的欲望最强烈,不料还有更棒的愿望?

“在小牛若的林式盖饭里狠狠的撒芥末!”及川满满的兴奋,不知构想了多少这样的场景,有朝一日真的可以实现真是太好了。

“愿望很奇特。”牛岛干巴巴组织语言,原来一场胜利比不过林式盖饭里的芥末啊。

“还好还好,我真的超想看到小牛若那张格式化的脸露出扭曲的表情!一边叫着及川大人我错了一边狂灌水的感觉酷毙了!”及川说完后觉得有点幼稚,“声明,这不是幼稚,纯粹复仇而已。”

“好…满足你。”牛岛突然有点想笑,每次见到及川,他总是身着青绿色队服,仿若一棵生命力无穷的树一样扎根于球场闪耀光芒。总是干劲满满的及川,微笑着和队友击掌庆祝的及川,每次都能给自己带来惊喜的及川,令自己期待着,期待着有一天能和这样的及川并肩作战。虽然,每一次自己向他伸出邀请的手,都被干脆中带点气愤的拒绝了。而现在,及川终于露出一点不那么针锋相对的感觉了。

好吧,愿望还是和愚弄自己有关的……

牛岛挂掉了电话,迎上天童疑惑的目光,摆摆手自主训练去了。

他记得,白鸟泽对战青叶城西的日子不远了。有些期待这次及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

及川叉着腰放肆大笑,哈哈哈真期待下次对战的日子啊,那张古板的脸,不知道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他期待着遇见他,他期待着打败他。谁期待着谁,又为什么期待,这一切,只有下次酣畅淋漓战斗时方能体会。

而现在,及川只想储蓄体力,只为到时候畅快而争。他合上手机,阖上眼睛,心中的雀跃始终未闭。

评论(1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