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每个第一天的度过方式

一言不合就发糖,简单粗暴求评论
日常
关于张佳乐和孙哲平恋爱过程的简单概括~

  part1.见面的第一天

  “百花缭乱?”
  “落花狼藉?”
  “恩!(恩)”
  “终于见真人了啊,大孙!”
  “你比我想象中还能吃。”
  从空盘子堆里的张佳乐笑嘻嘻抬起头,戳一块肉放进嘴里,心满意足的打饱嗝儿
  “你比我想象中还有钱,这顿你请吧!”
  “……回去JJC”

  part2.思考绝杀技的第一天
  “先说好,我就两个要求!”一本正经盘腿坐在床上,张佳乐严肃地瞪着孙哲平,仿佛怀上了,呸,是叶秋被曝光而且还很帅般的严肃。
  “我听着”
  “一,要把我们角色特点融入其中!”
  “不错,继续”孙哲平感慨张佳乐还是有智商上线的时候,欣慰了一番。
  “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炫!要有逼格!一定要有特效搭配bilibili的发着光……”
  “张佳乐,巴啦啦小魔仙看多了?”
  于是一场世纪大战开始,论题是——
  究竟张佳乐看的是小魔仙还是铠甲勇士?

  part3.使用繁花血景的第一天
  支离破碎的对战地图上,仅有3个人伫立于硝烟中,浴血狂战和多变弹药并肩作战,朝敌方奔去。
  “让你尝尝我们的繁花血景!”频道里冒出无头无脑的一句话。
  下一刻,弹药的光晕已炸开,爆裂出轰鸣阵阵;狂战身影隐匿其中,手提重剑,怒血狂涛一往无前的挥舞。
  这一天,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我厉害不?”赛后,扬着得意微笑,弹药专家看向自己的搭档。
  “拿到冠军再美吧!”
  咦,那嘴角微小的弧度是什么,狂剑大大?

  part4.得奖杯的第一天
  《新秀百花战队来势汹汹,下赛季鹿死谁手》
  张佳乐皱着眉,小心翼翼剪下奖杯合影的照片,夹在收藏夹中。
  “你买这么多报纸是准备转行变报摊小贩吗?”
  “老孙呐,你自己也买空了方圆一公里的报社,要脸不?”
  “都给你了啊,张佳乐大大。”
  张佳乐把剪刀一扔,叠好报纸,“下赛季,一定冠军!”
  “那是,到时候方圆三公里报社任你挑。”孙哲平淡淡一笑,将报纸屑扫干净。
 “不过现在很晚了,睡吧。”

  part5.告白的第一天
  杂乱的蝉叫伴着热浪搅得人心烦躁,气血上涌,有很多没开口的话就在这血脉贲张的瞬间喷涌而出,洒在另一个人的心间,开出了小小的花朵。
  比如说——
  “不要仗着我喜欢你就大汗淋漓在我床上打滚!说了多少次别对着空调吹!快去洗澡,小心感冒!”孙哲平低气压的一声怒吼,顺手拎起搭档往浴室丢去,丝毫没觉得有奇怪的东西混入话中了。
  “知道啦!大孙像个老婆子一样!”吐着舌头翻白眼,张佳乐不情不愿被扔进浴室。
  等等——不要仗着我喜欢你?
  Excuses me!
  “孙哲平你刚刚是不是说了喜欢我!”张佳乐死命拍着浴室门,想要出去问个清楚,然而搭档早已靠在门上,紧紧压着不让他出来。
  “放心吧乐爷我不会笑你的!让我出去!里面好热!”
  砰!浴室门终于被撞开,汗流浃背的张佳乐冲了出来,“孙哲平你……唔!”
  未说出的话缄默在青涩又温柔的吻里,是谁的睫毛在轻轻颤动,又扑扇在谁的脸颊?然而,当彼此从对方的瞳仁里看见自我,他们心照不宣的将对方搂紧了一分,不用多说,长久的默契使之了然。
  而现在,加深这个吻,就够了。

  part6.在一起的每个第一天
  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吻着吻着就吻到了床上,上了床就做呗,两人都不是磨磨唧唧的性子,做完一次就再做一次,做到浑身酸软才满足,年轻人嘛,精力无穷。
  像开了快进一样的完成全垒打,张佳乐疲惫的挂在恋人身上变成了咸鱼,咂咂嘴沉入梦乡。孙哲平将一切清理完毕后亲亲身上的咸鱼,索性也化身为孙咸鱼,搂着怀里人睡着了,真是黏糊糊呢。

  至于第二天手被压麻么,纯属意外~

                                                        —FIN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