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患病 (上)

入圈新白透,无剧情无逻辑,自娱自乐写着玩
欢迎吐槽,想要红心蓝手(不要脸对吧)
其实不知道在写什么x请不要打我!

  约翰.华生觉得自己得了绝症,要不然为什么看见夏洛克.福尔摩斯冷淡的脸心会不断扑腾,哦,当然不是正常律动的频率,而是如同夏洛克烦躁时拉奏的小提琴——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顺便一提,那根可怜的琴弦最终崩断在夏洛克手中,不知道同样可怜的约翰会不会溃败在大侦探手里呢?

  “约翰!帮我泡一杯咖啡!”夏洛克双手合十,蜷缩在沙发里的高大身躯显得有些可爱。“你为什么不让房东太太准备呢?”约翰叹口气,认命烧上壶咖啡,自从和夏洛克同居,他照顾人的技能点又提升了几个档次,这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相反,撩妹成功的几率直线下降。
  已经记不清有过几个前女友了,几乎没有一个能坚持一星期的,上一个是被夏洛克无心的一句“小姐,你同时在和三个男人交往,真了不起”给气走了。尽管自己也责怪过夏洛克,可是对上他湿漉漉如同小狗般的眼神,他就舍不得说话太重,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无法反驳夏洛克的推断:“头发翘起有些凌乱,眼中有血丝,面部涂抹很厚的粉为了遮盖昨夜‘劳累’,虽然喷了香水,仍掩盖不住周身烟草味,这是与男人交往的痕迹,哦,如果还不相信,请看看她的手吧,无名指稍细,明显是长年累月戴戒指的证据……”上上个是误会自己和夏洛克关系而气走的吧?唉,都说英国开放,但也不至于看见两个大男人就怀疑吧?上上上个更可惜,气氛挺好的约会被夏洛克冲过来破坏了,而原因又是那该死的案子。没办法,谁让约翰无法拒绝他呢?

  滚热的咖啡顺滑落在白瓷杯中,氤氲热气袅袅,想起不愉快的往事,约翰使坏般扔入几颗方糖和半杯甜奶,他知道,夏洛克喜欢喝纯黑咖啡,对甜的可没什么好感。

  轻轻放在桌上,约翰迫不及待想看夏洛克扭曲的表情,尽管他心知肚明几率不大。夏洛克一个挺身,舒展四肢,执起杯柄,慢慢吮吸一口。

  约翰一眨不眨盯着夏洛克,身着睡衣顶着卷毛的人却不如所愿。夏洛克放下杯子,玩味挑眉看着约翰。“约翰,你手指上有些白色细屑,而这间房子里存在白色粉末的地方只有厨房的方糖,加上端咖啡手的轻微颤动,由此可知你往咖啡里放了方糖。而且嘴角翘起不自然,现在低下头是为了掩饰心中被发现的慌乱,我说对了吗?”

  哦,这就是夏洛克的迷人之处。沙哑嗓音掷地有声道出你心中想法,满不在乎的腔调有点令人讨厌,看透一切的自大狂傲更让人咬牙切齿,然而是艾琳女士说过,智慧是一种新的性感,这也正是约翰始终讨厌不起来夏洛克的原因。不是说约翰为色所迷,而是夏洛克思考时傲气模样,破解案子后欣喜若狂抱紧自己的举动,实在有些……令人心跳加快。

  约翰感觉自己病情又加重了,心脏快频率的无规则跳动——受不了了。身体先一步理智而去,他起身,走进房间关上门。

  生气了?夏洛克有些疑惑,按理来说,自己搭档不会为这等抓包小事而气恼,当然,夏洛克独特的脑部结构不会让他过多纠结,很快,他直起身,架着小提琴拉奏一曲无名旋律。

  “曲子不错,叫什么名字?”约翰平静下内心慌乱,探出个脑袋询问道。

  “自娱自乐罢了”夏洛克流畅拉着,淡定态度令约翰略感挫败。

TBC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