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孙先生,您的快递

应该算小甜饼,希望结尾不要太突兀
求甜甜的评论!

正文

坚决不送外卖的对象
1.找自己麻烦,像孙哲平那样。
2.要求免单,像孙哲平那样。
3.调戏人,像孙哲平那样。

  孙哲平每个星期都会点一次外卖。

  他怒气MAX地摸摸肚子,点餐已有半个小时,外卖小哥却不见踪影,他正欲拨打订餐电话,外卖小哥却自己送上门来。
 
 “您好,孙先生是吧,我是送外卖的张佳乐,你们家在哪啊?有点找不到路。”

  干净清澈的青年音似乎夹杂一丝委屈,在嘈杂背影声中尤为悦耳。
  
  声音还挺不错,孙哲平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他可是音控,这位小哥的声线十分对他胃口,叫什么来着?张佳乐?

  “你周围有什么标志建筑吗?”孙哲平盘膝坐在沙发上摸摸瘪瘪的肚子。
  
“左边是KFC,右边是吉野家,前面还有个必胜客。”张佳乐环顾四周,冷静地说。

  ……孙哲平不想说话了。

  找到张佳乐时孙哲平已经快饿晕了,他怒气冲冲提着张佳乐衣服领子,带同样饿神附体的张佳乐吃了一顿吉野家。

  “路痴还来送外卖,作死。”孙哲平快速解决温饱,斜睨眼前狼吞虎咽的张佳乐。

  仔细一看,外卖小哥长的挺俊。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洋溢活力,脑后随意挽着小辫,不仅不娘,反而增添一丝顽皮。尖尖的小虎牙翘起好看弧度,一张一张说着什么。

  “抱歉呐,你家太难找了……这样吧,我给您免单。”张佳乐舔舔唇边汤渍,略带歉意看着孙哲平。心想敢说老子路痴,要不是看在你买单份上,老子早跑路了!

  而在孙哲平眼里,张佳乐可怜巴巴注视自己,像小动物一样的怯怯。他硬汉般的心瞬间融化在这灿烂春光中。
  
“没事。”

  孙哲平每星期都会点一次外卖。

  张佳乐不情不愿装好饭盒,敲开孙哲平的门。哼,上次老子迷路,这次勉为其难补偿你大爷一下好了。不过,这房子真大!

  张佳乐张大嘴呆呆望着头顶旋转的彩色吊灯,一脸艳羡。哇!这么华丽!乐爷喜欢!

  哦!正事还没做呢!张佳乐将保温饭盒拿出,这可是他精心制作的奥义——百花缭乱盒饭,等那劳什子孙哲平吃过后,他们就扯平了哇咔咔!
  
  将饭盒轻轻放在茶几上,踏着轻快步伐正欲离开,就被一声低沉呻吟拖住脚步。
  
“水……”孙哲平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很难受。

  妈的,这次是来麻烦老子吗!
 
 张佳乐轻手轻脚兑杯温水,摸进孙哲平房间,那人躺在床上,面色痛苦抓着被角。他托起人肩膀,扶着孙哲平喝完一杯温水,转身在房间里寻找温度计。刚刚他无意碰到孙哲平手,烫的可以煎鸡蛋了。

  可惜自己没带鸡蛋。

  张佳乐皱眉看着温度计39.8度,这温度,不会烧傻了吧?那岂不无人付款?他继续皱眉,在烧的晕乎乎孙哲平脑门上弹了一下,迅速塞片退烧药进去。

  孙哲平无意咂咂嘴,往张佳乐怀里拱了一拱。嗅着人身上饭菜的香气和阳光清香,他不由得搂上张佳乐腰。
  
“哟,孙大爷让乐哥哄?”张佳乐捻起孙哲平一撮短毛,竟感觉对方像一条大型犬窝在怀里撒娇。

  噫,恶寒啊。

  张佳乐打了个寒颤,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轻轻给孙哲平盖好被子,写了张便条压在盒饭下:

  下次给我付钱!

  孙哲平每星期都会点一次外卖。

  “您好,您的外卖。”张佳乐蔫蔫递过盒饭,机械化收钱,一脸颓废,不知道的还以为纵欲过度呢。

  “哟,乐乐是怎么了?”孙哲平掰开筷子,复又放下。

  乐乐?

  乐乐!
 
 孙哲平为发现如此好听小名感到自豪。

  “乐你大爷。”张佳乐连反驳都没有力气,大咧咧往孙哲平家沙发上一躺,丝毫不见外。废话,乐爷可是你孙大圣的救命恩人!

  孙哲平可看不见张佳乐心里所想,他玩味的坐在张佳乐旁,玩起张佳乐的小辫子。啧啧,这么不见外,看来……

  “还生气了?说嘛,乐哥怎么了?”孙哲平好言好语哄着张佳乐,那个拖长的尾音自己想想都奇怪。

  又撒娇!

  张佳乐抬头看着戏谑的高大男子,脑里蹦出一个念头。
  
“孙哲平……我……我……”张佳乐努力挤出一滴眼泪,泪眼盈盈望着人,泛红的眼角和下垂的眼睑怎么看怎么心疼。
 
 “诶你别哭啊”孙哲平手忙脚乱的找纸胡乱抹掉张佳乐的眼泪,手足无措的样子让张佳乐不由得扑哧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孙你白痴啊,你乐爷我是这么容易哭的人吗?”张佳乐一跃而起,却撞上孙哲平额头。
  
“哎哟!”张佳乐吃痛又跌回沙发,咬牙切齿指着孙哲平,“智商不行,骨头倒挺硬!”
 
 那是,孙哲平微微扬起嘴角,天天去健身房肯定得有效果啊。
  
  “那你一进门要死不活的。”孙哲平瞬间恢复冷淡,丝毫不记被戏弄之仇,瞪着张佳乐笑得皱成一团的脸,心想乐乐笑起来真好看。

  恭喜孙哲平获得头衔:张佳乐头号痴汉

  “嘿嘿,我家楼下的包子铺特供的虾仁包卖完了,饿着肚子上班心情能好么?”张佳乐翻出一袋薯片,咔嚓咔嚓嚼着。

  孙哲平忍住一拳过去的冲动,笑眯眯的抱胸“外卖小哥乐乐,上班期间偷吃顾客家的零食,你说如果我举报,你会不会被扣~工~资~”

  张佳乐彻底蔫了,他举起双手伏法,恶狠狠瞪着孙哲平,乐哥的一世英名,居然毁在区区一孙大圣了,岂可修!

  俗话说,吃人家嘴短,张佳乐小哥最终不甘的给孙哲平免了单,当做封口补偿费。

  要求免单的人最无耻了!

  孙哲平每星期都会点一次外卖。

  张佳乐眼角抽筋看着老熟人发来的讯息:

  昨日熬夜打游戏,麻烦今早叫床,门没关,乐乐随意就好。
 
 切!老子和你很熟吗?动不动乐乐乐乐,像叫狗一样。等等!他没关门?不行,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万一坏人来了怎么办!

  张佳乐从最初的恼怒变为担忧,早饭都没吃就匆匆出了门。

  轻车熟路找到地址,张佳乐恨恨盯着门户大开的孙哲平家,马丹,还真没关门!和凶恶眼光不同的是,他手中动作却轻柔无比,悄悄溜进去,一眼瞟见孙哲平像个蚕蛹一样黏在床上。
  
“喂喂起床了老孙!你不是要去西天取经吗?”张佳乐摇着被子,声嘶力竭大吼。

  扯不动。

  继续扯。

  还是扯不动。
  
  继续继续扯。

  张佳乐索性压在孙哲平身上,可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是还是还是扯!不!动!

  瞟了眼孙哲平手上发达的肌肉,张佳乐眼皮一条,这尼玛叫个屁啊,不会被起床气的人一拳崩了吧?
 
   等等,叫床……?

  张佳乐灵光一闪,嘿嘿嘿嘿,对哦,人家要求叫床,你咋就不懂呢?

  摸出手机,调出一个是男人都知道的小视频,不一会儿阵阵“叫床”萦绕在房间中。张佳乐敏感发现孙哲平的小兄弟逐渐竖立起来,看这尺寸,还不错哟。
 
 滚你爸爸,这尺寸比我还大!张佳乐看着看着有些不爽了。

  不爽不爽不爽!张佳乐决定收孙哲平双倍盒饭钱。不,是三倍!

  呃……这家伙,咋还没醒?张佳乐目睹小兄弟“一柱擎天”,复又缓缓风平浪静。
 
 这尼玛孙哲平x冷淡?

  不不不,他说的是“麻烦今早叫床”,是不是让我亲自上阵……?张佳乐心里打着小九九,在钱和节操的选择中犹豫
一会儿,果断的抛却节操。

  反正又不会少块肉。张佳乐为丢失的节操找着借口,他气运丹田,豁出去了!

  “嗯…嗯啊…哈……”模仿平时看的小视频,张佳乐捏着嗓子呻吟着,脸阵阵发烧。

  丢脸!

  “乐哥平时看的不少嘛”欠揍的声音配着不怀好意的人,张佳乐小宇宙爆发了!

  他一个猛虎扑食,狠狠向孙哲平压去。压到后才发现不对劲。

  “你裸睡……!”张佳乐饶是不要节操也受不了这一击,他立刻跳开,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龇牙咧嘴。

  “裸睡有利身体健康,对了,你刚刚的叫声我已经录下来了哦,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孙哲平毫不避讳的换着衣服,张佳乐惨叫一声捂住眼睛,却又忍不住露出一条缝。

  健硕身材八块腹肌齐全,笔直修长的腿充满爆发力,还有
他的老二,确实挺大……
 
 “知道了不就是免单吗!”张佳乐习惯了这人赖账,没好气扔出一堆卫生球,然后迅速离开了。

  风吹过通红脸颊,张佳乐这才慢慢缓过劲儿来。
 
 为什么……自己会有反应啊?张佳乐看着微不可见的隆起,咬着一口牙愤愤锤着墙。
  

  孙哲平每星期都会点一次外卖。

  张佳乐气喘吁吁赶到孙哲平家,已是傍晚十分。

  “你找我有什……”一抬眼,映入眼帘是一抹摇曳烛光,以及烛光中微笑的孙哲平,口边的半句话都忘了接下去。

  孙哲平只是笑而不语,淡淡朝他勾勾手。

  哟呵,烛光晚餐标配!大孙是准备泡妹子吗?

  张佳乐在意的不是浪漫的烛光,而是一盘盘美味佳肴。“我说孙哲平啊,你终于良心发现不再欠帐了?这些补偿乐爷就勉为其难接受吧。”

  张佳乐刚提起筷子,孙哲平一句话将他打回原形。

  “我明天就要去德国了,短期内不会回来,这应该算散伙饭吧。”孙哲平仍是自若保持微笑,看着眼前人惊讶地把筷子掉在地上。

  孙哲平捡起筷子冲冲,又递给张佳乐,并温柔夹了一筷子菜放入人碗里。“多吃点。”

  “你…我……”张佳乐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想起孙哲平第一次找自己的怒气冲冲,给自己擦眼泪时的举足无措 ,调戏自己的欠揍表情,总是赖账的不良习惯,生病时赖在怀里撒娇的模样……

  有太多太多话要说,汇入嘴边只有一句

  “知道了”

  张佳乐垂头丧气吃着碗里孙哲平堆的冒尖的菜,可口的美味佳肴此时如同嚼蜡。

  自己什么也不是,也没资格说些什么,还是多吃少说话吧。张佳乐这么想着,直到一双大手覆盖在自己头上。

  “在走之前,你愿意再为我送一次外卖吗?”熟悉的声音,不同的是烛焰照耀下分外柔和的脸庞。

  “这…这里可没有食材,来不及吧。”张佳乐乖乖没有反抗,任其蹂躏。

  “我要你送的外卖,名为……”

  望着眼前人瞪溜圆的双眸,孙哲平手中的动作也轻柔了些。

  “名为张佳乐。”

  时间仿佛静止,张佳乐不知所措呆呆看着孙哲平,似乎没回过神来。

  “你愿意把自己送给我吗?”
 
坚决不送外卖的对象
1.找自己麻烦,像孙哲平那样。
2.要求免单,像孙哲平那样。
3.调戏人,像孙哲平那样。

  “我愿意。”

[他定的那些规矩,从不是为你]

END
叫床那段来自于一个送餐小哥的真实经历,刷空间偶尔看到,忘了出处QVQ

评论(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