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爱花的孙先生

本来想取名“爱插花”的孙先生,想想还是算了
求评论!
饭前摸鱼,现在肚子好饿!

  我家隔壁,住着一位爱花的孙先生。

  孙先生这人吧,长得一副硬汉气质,粗粗的眉毛短短的刺头,眼睛一瞪,活脱脱一个军营出来的铮铮铁骨。想当初,他就是凭着一瞪,吓坏了个入室盗窃的小偷,现在还是社区美谈之一。
  孙先生的凉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花盆,里面种着各式各样的花朵,一到春天,百花盛放,那真是十里花香满园,我还打趣劝孙先生开花店得了,店名就叫“百花缭乱”。
  不知道为什么孙先生听到这话后,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温柔。
  难道他有恋花癖?

  孙先生其实挺神秘的,也没看他出门工作,凉台上的花却有增无减,种类繁多让门口花店老板自叹不如,于是大家都叫他“孙土豪”。 
  奇怪的是孙先生得知自己外号时,竟然有露出微微笑意。
  被别人称土豪就这么开心?

  孙先生最大的迷,就是他的女朋友。全社区上至广场舞大妈,下至清洁工小妹,无不八卦孙先生未曾露面的女友。据孙先生口供,她女友和他分居两地,几年都没见面了,我们姑且称她乐小姐吧。你们问我怎么知道她名字?哦,某次一杯倒的孙先生在酒后吐露真言:
  乐乐,百花为你开放,等你回来…
  看不出来,孙先生还是为情所困的人呐。

  自那次酒后,我和孙先生逐渐熟捻起来,没事一起唠唠嗑搓搓牌交流友谊。
  我注意到他左手一直绑着绷带,每次询问原因时,孙先生总是沉默不语,眸色沉沉,有一次被我逼的没办法才说了一句: 
  爱过的证据

  Excuse me?爱过?大哥你文艺的不对吧?
  当然,我沉痛的拍拍孙先生的肩,“大孙呐,女朋友是需要哄的,别灰心。”
  “你叫我大孙?”孙先生关注点明显错了,诧异地望着我。
  “呃…你本来就显老,啊不,成熟,这样叫也无可厚非吧。”我干巴巴的笑着,其实我差点脱口而出“大孙子”,幸亏反应跟不上思维!
  “她也叫我大孙”孙先生沉默半天,憋出一句话。
  呃?孙先生,你这脑回路有些奇怪吧?

  话扯远了,我本来以为,邻居两年,我已经足够了解孙先生了,没想到,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

  那又是一个百花盛放的春天,孙先生像往常一样给花浇水施肥,突然,他放下手中水壶,匆匆跑下楼去。
  我顺着他的行动向楼下看去,隐隐看到一位扎着小辫的清秀女子,孙先生抓着那女子手,面色焦急。
  哟,看来是他女友,我趴在窗边,欣赏着晚间八点爱情档。
  意料之中的你死我活轰轰烈烈没有发生,有的只是孙先生的单膝跪地。

  乐小姐捂着嘴有些意外,她抬头抹抹眼泪,我此刻才发现,乐小姐微扬的雪白脖颈有个小小的凸起,那是——喉结……
  乐小姐是男的! 
  小姐是男的!
  是男的!
  男的!
  男!

  凌乱之中我急急奔下去看热闹,正好遇见表白一刻。
  “虽然我不知道百种花的种类,但我知道,你是其中最美的一朵”
  孙先生捧着从花盆里采的玫瑰,深情款款递出,晶亮亮盯着乐小姐,不…乐先生

  “种这么多花,是要做鲜花饼吗?”乐先生咧咧嘴,踮着脚在孙先生脸上啾一口。

  看着一脸温柔的孙先生,我第一次觉得,性别,不是问题。
  事成之后,孙先生带着乐先生来向我告别:“谢谢你啊小兄弟,女朋友,果然需要哄!”
  大哥,我后悔说这句话行吗……我捂着眼睛,忍受虐狗之光,往嘴里塞着狗粮,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潇洒点点头
  “祝福你,不过中国不能同性……”
  本来想打击一下情侣的秀恩爱,结果孙先生笑得明媚扬扬手中飞往瑞典的机票。

  妈的!岂可修!

  不久,孙先生和乐先生搬走了,这样也好,省的半夜老听见奇怪的呻吟,我还是个单身汪啊喂!

  走之前,孙先生送了我一盆鸳鸯花,让我早些找到另一半。
  落款:孙哲平

  我这才知道,住在隔壁的,是荣耀圈大神孙哲平,而乐先生,就是那个命运多舛的百花张佳乐。

  看着开的灿烂的鸳鸯花,举起乐先生留下的鲜花酒一饮而尽,我突然想起一句话
  [百花缭乱迷人眼,落花狼藉酒阑珊]

  END
送给喜欢他们的你们!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