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张佳乐头上到底是什么花

欢乐向,百花时期,想要评论!!!
强行扣题的产物

  某天,张佳乐日常洗漱后一照镜子,发现自己头上开了一朵花。
  他揉揉眼睛,
  现在是两朵花。
  他又揉揉眼睛,
  变成了三朵花。

  “啊啊啊啊啊啊!”张佳乐怒号着奔出寝室,“我帅气的容颜啊!!!”
  孙哲平一脸淡定拍拍张佳乐头上的花,心里暗爽,这下乐乐彻底变成了百花战队的代言人了。
  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要敷衍的安慰下“挺好看的,适合百花缭乱的画风。”
  其实孙哲平早就想给张佳乐搓一朵花戴着啦!

  “不……又不是小姑娘,长什么花啊,乐哥可是真汉子。”张佳乐闷闷地揪了朵花放进嘴里嚼了嚼,甜的。
  “诶,孙哲平,这什么花味道真不错。”长着花的纯爷们张佳乐惊喜的又摘了朵吃,恩,甜中带着微微的酸,散发出鲜花饼似的香味,软软的花瓣卷过舌头,满嘴留香。
  孙哲平无语的看着刚刚还埋怨着长花的张佳乐,瞬间变身为一只吃货,不停的采摘头上花朵,也不嫌拔下来疼。他偷偷夸了句真可爱,掏出手机拍下这一幕设置为锁屏,暗挫挫的笑了。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孙哲平拿着小花篮辛苦的采花,张佳乐将摘下来的花捣碎制成鲜花酱,掺合些蜂蜜,然后甜津津享用美食。后来被某个百花队员写成配方,偷偷卖给了蜂蜜店,据说这就是百花蜂蜜的由来。
  又是一次撑得圆溜的鲜花大餐,张佳乐舒服的靠在孙哲平身上,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头上的花究竟是什么品种?孙哲平倒没有多在意,毕竟,他俩高中都没毕业,生物更是狗屁不通。
  真是不知道怎么被叶秋知道了,叶秋信誓旦旦说这是一朵霸王花,把张佳乐气的一口气吃了十罐鲜花酱。
  叶秋老猥琐当然不可信,张佳乐心中的好奇因子越来越分裂,终于,他把头上的花上传到贴吧,寻求吧友的帮助,不一会收到了许多留言。

  一位ID烦死你的吧友说,这肯定是一朵桃花你看它小五瓣特征多清晰,从色泽上白里透粉不过是在哪里拍的啊怎么没看见树枝,我记得桃花是长树上的啊balabala……
  张佳乐自动屏蔽掉省略号,皱着眉把这人拉黑了。
  然后他摘下一朵花反复研究,一秒变身老学究,只差戴副眼镜装文化了。当然,研究半天没研究个所以然来,我们机智的张佳乐忍不住又把花吃了。
  是嘛,这才是正常的画风。
  不死心的张佳乐又跑去孙哲平那里请教,孙哲平状似认真的看了半晌,采下一把花随手塞进张佳乐喋喋不休的嘴里。
  管他桃花杏花还是霸王花,反正都是我家的花。
  以上孙哲平心路历程。

  关于张佳乐头上开的是什么花,一度成为百花战队的核心话题,当初那个卖百花配方的队友因此催生灵感,做出了一系列“头上长草”饰品,迅速火遍大江南北,一时间出门人人头上沾花戴草。
  哈哈哈哈,这世界,被百花占领啦!

  张佳乐永远不知道,他头上的花给世间美食界和流行界增添了多少看点,正如他不知道为什么头上会长桃花这种粉红气息十足的物种。
 
  为什么呢?
  
  因为桃花的花语: Prisoner of Love(爱情的俘虏)

  张佳乐早已成为爱情的俘虏,然而他却不知道。
  孙哲平早已知道桃花的由来,然而他却装作不知道。
  啧啧啧,张佳乐啊张佳乐,什么时候你才能发现自己的心意呢?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