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饲养员,来根冰棒好吗

动物饲养员孙X马克罗尼企鹅乐
又名如何用冰棒娶媳妇
欢迎食用

  孙哲平是个动物园实习生,专门饲养企鹅。
  你能想象一个粗犷的北方小伙留着平寸头浑身散发着黑气在一群矮矮胖胖生物中穿梭的样子吗?
  当然不能,但是,每当孙哲平拎着装鱼的小桶满脸严肃走进企鹅馆时,企鹅们总是一拥而上,将他扑倒在地,完全不顾其周围的寒意足以冰冻三尺。
  动物园职工想了好久才明白,哦,企鹅是不怕冷的。
  
  这天,当孙哲平一如既往准备喂食时,发现企鹅家族中多了一只陌生鹅。那只企鹅红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孙哲平,双眼左右有相连的橘色装饰羽毛,喙角上有团粉色的羽圈,随着呼吸微微震颤着。
  [妈的,这企鹅好晃眼]
  孙哲平放下拎鱼的桶,朝新来客扔了条鱼。
  只见那企鹅不屑扫了眼躺在冰面上翻腾的鱼,高傲的背过身去。

  [妈的,还是只高冷]
  孙哲平不死心又扔了条鱼,正好砸在高冷鹅的背上。
  企鹅翘起橙色的羽毛,抖抖羽圈,摇摇晃晃的朝孙哲平走来。
  [也不过如此嘛]
  接着,企鹅张开喙,狠狠啄了下孙哲平的手。
  
  孙哲平忍住了疼痛,反手一捏企鹅毛茸茸的脖子,将它从手上拉下来。
  哦,你问孙哲平为何不打企鹅一巴掌?
  呵呵,一只企鹅十几万,你说打不打。

  当天的孙哲平散发出更加猛烈的寒气,把买冰棍的园长黄少天吓了一跳。
  得知情况后,黄少天拍拍肩以表安慰“哎呀那是只马克罗尼企鹅,抗击偷渡行为时被解救的动物之一,我和你说那些偷渡者忒没文化了点,居然把企鹅放在冰箱里!哎哟你是不知道当时执法人员就惊呆了,连忙把奄奄一息的企鹅送到我们这来了balabala估计是不信任人类所以才咬你的balabala……”
  孙哲平默默看着黄少天飞出的一堆文字泡,善意提醒“你的冰棒化了。”
  “啊我的冰棒这可是新口味balabala算了我先走了还要去照顾我家波斯猫喻文州呢,总之你慢慢适应就好啦balabala……”

  好不容易送走了黄少天,孙哲平低着头看着被企鹅咬的地方红肿起来,无奈摇了摇头,买了根冰棒紧急冰敷,然后转身又进了企鹅馆。
  [那只企鹅怕是还没吃东西,我不能让它饿着!]孙哲平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这一次他做好了被咬的心理准备,保持手上绑着根冰棒的滑稽姿态,大步走进饲养馆。

  只见那只凶悍的企鹅此时坐在冰山上,可能因为品种不同,所以周围也没什么鹅,孤独的背影看上去十分可怜。它微扬起毛茸茸的脑袋,红色的眸子毫无波澜望着头顶的玻璃,橙色羽毛有气无力耷拉下来,活生生一副45度忧郁望天系列。

  孙哲平轻轻吹了声口哨,马克罗尼企鹅缓缓回过头来,似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原本半睁的眸子一下瞪的溜圆,“呲溜”一声顺着冰山滑下来。
  孙哲平:一脸懵逼

  [这企鹅什么时候这么热情??]
  刚刚还高傲忧郁的企鹅此时此刻笨拙的摇晃着身体朝自己冲来,一个不小心,大字摔在冰面上。它灵活的跃起,继续契而不舍奔向孙哲平。
  孙哲平僵硬的脸突然和缓起来,他张开双臂,顿下身去,准备和企鹅建立良好的友谊。
  企鹅的橙色羽毛因为奔跑竖立起来,它纵身一跃,轻巧扯下孙哲平手上绑着的冰棍,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孙哲平仿佛能听见冰渣在它嘴里嘎吱嘎吱咀嚼的声音。

  ……
  一人一鹅无言相望。
  企鹅扑棱扑棱短短的翅膀,像人一样挥起,伸到孙哲平跟前,像讨要着什么。
  “没了。”孙哲平花了几秒钟接受了企鹅吃冰棍的现实,淡定地捡起吃剩的冰棍,若有所思注视着眼前一脸饿的企鹅。
  [企鹅吃冰棒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可赔不起]孙哲平和企鹅大眼瞪小眼望着彼此,最后企鹅似乎明白了什么,扭身跳入一旁水池,溅了孙哲平一身水。

  “咔”孙哲平把手中的棍子捏碎了。

  晚上,孙哲平打开度娘,搜索“马克罗尼企鹅”
【马克罗尼企鹅,又名“通心面企鹅”, “马可罗尼”的英文意思也可解释为“俏皮者”。】

  [冰棒企鹅还差不多吧,俏皮者……呸,就一难伺候的龟孙子!]

  工作还要继续,龟孙子也得好好相处不是?
  第二天,孙哲平拎着一袋子冰棒出现企鹅馆中。他惊讶的发现,吃冰棒的企鹅此时神采奕奕站在最高的山上,周围趴了一圈企鹅,有些毛发凌乱,一看就是被欺凌过的。
  见孙哲平看过来,它还特意扬扬脑袋,红色的眼睛微眨,一脸得意。

  [挺能打]
  孙哲平看看四周狼藉,试图碰了碰名为唐昊的企鹅,它毛最乱。“小昊,还好吗?”又推推名邹远的企鹅,确定无误后松口气。
  [企鹅还会打架啊]孙哲平刷新思想新高度,为这个吃冰棒的企鹅点赞,因为学生时代的孙哲平,同样是很能打的一方老大。

  [不过,再厉害,也是只企鹅]
  想到这里,孙哲平扬扬手中的老冰棒,刚刚威风凛凛的头领瞬间双眼放光,凑到孙哲平跟前,兴奋的左摇右晃。
  “看你乐呵的样子,以后叫你乐乐好了。”孙哲平递过冰棒,看着企鹅急急的吃相噗嗤一笑,“别急,还有呢。”他伸手摸摸乐乐圆乎乎的脑袋,咦?手感不错?

  乐乐从冰棒中抬起头怒瞪孙哲平,似乎对他随意摸头杀的行为表示不满,刚想啄他,就看见孙哲平手上握着的冰棒晃了晃,瞬间眼睛都直了,张着嘴傻傻望着美食。
  [嘿嘿,果然只是只呆呆的企鹅]孙哲平乐呵呵笑了,就这么无形中拐了一只企鹅,还是稀有的那种。

  掌握到乐乐喜好后,孙哲平饲养起来更加顺手,乐乐饿了喂它冰棒,乐乐不理人了就调戏它,乐乐打架了给它理毛,乐乐炸毛就好言+好冰棒顺毛,总之,任劳任怨的孙哲平还没发现,这完全就是养媳妇的日常嘛!

  就连一贯大大咧咧的黄少天都抱着波斯猫感慨孙哲平转性了,呆在企鹅馆比睡觉时间都多,说着说着,他怀里的波斯猫喻文州文雅的舔舔爪子,发出赞赏的喵叫。

 不知道怎么了,乐乐好像是老冰棒吃腻了,整天无精打采,调戏都没反应了。孙哲平急得把便利店每种冰棒都买了一根,可乐乐看都不看一眼。弄得孙哲平天天为寻找好吃冰棒而奔波着。
 躺在床上,孙哲平叹口气,决定放松放松。想到最近疯狂动物城红遍大江南北,不免多瞟了两眼,当然,他对里面撩妹达人尼克并无兴趣,反而看到制作爪爪冰棍那幕愣了一下。

  [这个创意不错!]
  孙哲平立刻着手准备材料,将买来的冰棒全融了,然后将融化的冰棒倒在企鹅馆随处可见的掌印上,待其凝固插上棍子,一根企鹅冰棒就出锅了!

  他将成品伸向懒洋洋趴在冰面上打瞌睡的乐乐,乐乐微扬起头,盯着不明形状冰棒好一阵,试探般把冰棒用翅膀包住,小心翼翼挪到喙边,一口吞进。
  接着乐乐停了几秒,晃晃悠悠站起, 展开翅膀冲进孙哲平臂弯中。
  孙哲平低下头拍拍张佳乐,一脸宠溺微笑“多大了还撒娇,冰棒你喜欢就好。”
  
  全程围观的唐昊和邹远一脸茫然,啥时候他俩关系这么好了?

  吃到了企鹅冰棒的乐乐犹如新生,以往孙哲平蹭着累现在却主动贴上来,实在可喜可贺。

  当孙哲平准备了一袋新口味企鹅冰棒想要乐乐尝尝鲜时,他愕然发现,乐乐不见了!
  不在冰洞,没被冰层埋住,没突然从水中蹦出淋自己一身,从唐昊身上整齐的毛来看,也没有因为打架闹别扭。
  正当孙哲平寻找乐乐时,黄少天走进来:“老孙呐,你的乐乐已经被送走了。”
  “送走?为什么?”孙哲平拿出一根企鹅冰棒啃起来,“难不成因为它欺负其他企鹅所以换到另一个水族馆了?”
  “……”饶是口舌伶俐的黄少天也愣了一下,果真恋爱中的人智商低吗?
  “不是啊,毕竟乐乐是从偷渡者手中救出来的,更适合大自然吧,再说这企鹅馆中都是帝企鹅突然多一只非主流马克罗尼企鹅也不整齐,所以就让去南极的科考队顺便把它带回南乔治亚岛……”黄少天斟酌着词句解释道,看着孙哲平逐渐变黑的脸色,抖了三抖。
  “呃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昨天科考队才联系我的一大早就出发了,正好你换个新号码所以……”
  孙哲平淡定瞟了黄少天一眼,拎起脚边的一袋冰棒,走出企鹅馆。
  
  另一边的黄少天冲回家抱紧他的波斯猫:“妈呀好吓人不过我是园长为什么被他吓死balabala……”波斯猫轻轻蹭蹭黄少天鬓角,一爪子拂过他脸,以表安慰。

  “帮我订张船票,去南乔治亚岛。”孙哲平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衣服,全身一派有钱公子的模样,一扫喂企鹅的屌丝状。“乐乐,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的。”

  还在郁闷的黄少天突然想起什么,大叫着抱着波斯猫滚来滚去:“啊对了孙哲平是他家老爸派出来体验生活的啊我怎能把这个忘了!完了得罪孙氏家族会不会死啊!”
  
南乔治亚岛——
  眼前有不少翘着黄毛的企鹅排着队摇摇摆摆走过,也有几只站在孙哲平面前歪着脑袋对视,可没有一只去抢他手上的冰棒,可怜的企鹅冰棒孤零零的被攥在孙哲平手中,小小的爪子依稀看到它主人顽皮的模样。

  结果当然没找到,天下那么多企鹅,找到才有鬼。孙哲平疲累的躺在出租屋沙发上,把企鹅冰棒塞进冰箱,然后不甘的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半夜,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爬起来找水喝,突然发现冰箱门被打开,冰棒散落一地。
  [进小偷了?还偷冰棒?]孙哲平从来就不是怕小偷的主,赤手空拳就朝窗帘后面可疑的凸起走过去,他利落的扯下窗帘正准备给不怕死的小偷一拳,蓦地停住了。
  因为,窗帘下是一个少年,一个粉红色眸子肩上披着小辫光裸的少年。
  虽然少年没有说话,但孙哲平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他家乐乐。
  因为少年嘴里塞了五根冰棒手上还拿了三个。
  
  “你……”孙哲平赶快找了条浴巾披在少年身上,他可不确定自己忍不忍得住。
  “南乔治亚的冰不好吃,还是你做的冰棒好吃!”乐乐鼓着腮帮努力嚼着冰棒,也没觉得牙疼。
  “这是你成精的理由?”孙哲平挑挑眉,瞟着吃货乐。
  “呃……不是,总之你愿不愿意收留我!还有我叫张佳乐,乐乐像狗的名字!”张佳乐舔舔唇,抬头看着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毫不退缩。
  “好。”
  张佳乐没想到孙哲平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他以为这个男人会计较自己泼水咬他之仇呢。
  “先来算算你泼水之仇吧”孙哲平一脸纯良的微笑,靠近张佳乐。
  
  “哎你别不不不……别过来!”
  “想吃冰棒吗?”
  “你还是过来吧!”
  “呵呵”

  所以说,一根冰棒就可以娶一个媳妇,多划得来。

评论(2)

热度(111)

  1. 苏叶吃糰子的小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