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流星毕竟不是恒星

开学了只有周末才能偶尔写一篇!苦逼的小憎哭唧唧(ノ=Д=)ノ┻━┻

平乐/乐平无差
欢迎吐槽
求小红心小蓝手

1.你就像地球,我就像运行的流星体,被你的引力牵引。
 
  这是张佳乐第九次尝试告白失败。
  第九次,败在同一个人身上。
  他还是没把心意告诉那个人。
  孙哲平。
  名字细细研磨在唇齿间,微微卷起的舌触碰上颚,轻轻念出温暖的气息。
  尽管,这个人一点也不温暖。
  

  张佳乐撑着腮帮胡乱在草稿本上涂写着,你说自己要长相有长相,要身高有身高,活泼外向开朗,怎么就喜欢上那个不开窍的木头呢?
  没有为什么。
  当他低头看见草稿纸上写满的孙哲平,放弃了思考。
  就是喜欢上了,没有为什么。
  从见第一眼时,就喜欢上了。

  张佳乐从来都不是把爱默默埋在心中的人,想要什么,就去争取,可当他看看高考倒计时的牌子翻了又翻,决定放弃表白。
  无论怎么说,他不能影响孙哲平。孙哲平的目标是冲牛津,他觉得不能因为自己自私的爱影响别人前途。
  于是只能借着各种理由接近孙哲平。
  “孙哲平借我一下橡皮!”
  “孙哲平这个单词怎么念?”
  “孙哲平明天考什么?”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
  
  “张佳乐你烦不烦,快高考了还不抓紧时间。”
  “有道题不会……”
  “哦,拿来。”
  以上是日常对话。
  连接近的理由都这么堂而皇之,只可惜就是太堂而皇之了,一点别的意味都!没!有!
  张佳乐那个郁闷啊,只能不停的按动着笔发泄心中的不满。
  哼,你乐爷从小到大还没喜欢过人呢!
  更何况还是男生!
  

“吵死了张佳乐,别按了,过来,我讲给你听。”孙哲平从数学题中抬起头,朝张佳乐微扬下巴示意他过来。
  “哦……”张佳乐乖乖挪过去,一点一点靠近孙哲平。
  10cm
  5cm
  3cm
  1cm
  “贴那么近干嘛,热死了。”出声打破的是孙哲平,他皱皱眉瞪着张佳乐贴近的白手臂。
  真白。
  “冷……”正当肌肤快要接触时被打断当然不爽,不过也只好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孙哲平看着窗外的夏日炎炎,又看看教室里唯一工作的风扇,叹口气,起身将电扇关了。
  “现在可以开始了吧。”孙哲平自然拿起张佳乐的笔在题目上圈圈点点。
  “你看,这里建立一个坐标,设参然后…”微微低沉的嗓音回荡在教室里,听的张佳乐目不转睛盯着孙哲平看。

  棱角分明的脸,热热的呼吸近在咫尺,浓浓的眉毛散开,垂下眼眸认真讲题的模样格外可靠,睫毛在眼睑处投下剪影,以及一上一下的薄唇开开合合,发出好听的声音。
  完了,自己快要被电死了。
  怎么就那么吸引人呢?
  张佳乐如是想。

2.我在等待时机,等待着冲进你的大气层,当天空划过第一抹流星,那就是我来了。

  孙哲平生病了。
  临近高考生病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他是奔着牛津去的,时间就是金钱。
  繁忙的课业压着人喘不过气,每个人看到的天空都是灰的,更没时间探望一个平时待人冷淡的病人。更何况,大家都希望少一个竞争对手。
  除了张佳乐。
  张佳乐翘掉了自习,朝着自己烂熟于心的地址奔去,半路上他才想起探病空手去不太好,可惜走得太急,没带什么钱,只能随意买一瓶六个核桃带去。
  
  轻轻敲敲门,开门的是一个温和的女士。
  “您好,我是孙哲平的同学张佳乐,听说他病了,我来看望他。”张佳乐礼貌颔首,微微一笑。
  “啊孙哲平这孩子平时就没什么朋友,快高考了应该没什么时间吧,真亏你能抽出时间,快进来,小孙在里房。”
  温和的妇女对张佳乐的探望有些惊讶,所以格外热情把张佳乐引进家。

  没时间也要抽啊,喜欢的对象病了我能不来看吗?张佳乐暗暗说着。
  推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挣扎着爬起来背英语的孙哲平。
  
  “嘿嘿嘿干嘛呢快躺好!”张佳乐连忙冲过去把孙哲平塞进被子,手不经意触碰到他的手,一阵灼热。
  “你怎么来了…”孙哲平缩在被子里打量着张佳乐,沙哑的声音掺杂着咳嗽声。
  “活的小猿搜题病了,数学题不会做,能不来看看么。”张佳乐伸手摸摸孙哲平额头。
  恩,果真很烫。

  “咳…那帮我拿一下练习册。”孙哲平再次爬起来,从床下利索的掏出折叠桌放在被子上,俨然一副要学习的模样。
  “学学学,你这个只知道学习的白痴!就是因为不好好休息才会病倒吧!”张佳乐气鼓鼓的将桌子重新塞回去,将被角细心压好。
  “你不是有题不会吗?”孙哲平觉得被子裹得太紧,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我就说说玩,你以为我蠢啊。诺,六个核桃给你,补脑专用。”张佳乐没好气将六个核桃放在床头柜上。
 “还有,今天的笔记,我把能抄的都抄了,凑合看吧。”说着递出了一个笔记本。

  孙哲平从第一页翻起。
  这是张佳乐第一次做笔记。

  “谢谢。”孙哲平合上本子朝着张佳乐微微一笑。
  硬朗的线条柔和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真他妈帅。
  在盯着孙哲平喝完药后,张佳乐决定告辞。
  “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张佳乐俯下身子,额头贴上孙哲平的额头。
  孙哲平呆住了,眼前的人闭着眼睛,睫毛弯弯扑打在自己脸上,略凉的额头带走了自己的热度,饱满的唇近在咫尺,暖暖的鼻息喷在脸上,使自己动弹不得。
  “还有点烧,好好休息,快点好起来!”张佳乐直起身子,笑眯眯的跟孙哲平道别。
  嘿嘿,吃到豆腐了!
  
  孙哲平愣愣看着那人背影消失在门后,才回过神来。
  一定是因为自己发烧了。
  不然,脸怎么那么热。
  
  在自己都没察觉的情况下,孙哲平的心房滑过一道流星。

3. 这不是流星,是我对你的心。

  高考到来了,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只有意外的平静。
  2天,6科,4场考试。决定了以后人生的去处。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走出考场。
  最后一门,搞定!
  题都不算难,孙哲平那家伙应该考的不错吧,张佳乐喜滋滋奔向孙哲平的考场,将自己算错一道压轴题的苦恼通通扔在身后。
  
  “考得怎么样?”张佳乐东张西望,终于发现了目标孙.喜欢的人.帅气.哲平。立马奔上前去。
  “哦,还行。”自从那日张佳乐来探病后,孙哲平发现自己有点不敢正视张佳乐的脸,虽然关系是好了许多,但总有一种奇怪的情绪蔓延心头。
  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复张佳乐笑了笑,“那么我们今天去庆祝一番吧,我请客!”
  这…
  看出了孙哲平的犹豫,张佳乐举了举手上的手机。“我已经跟伯母打电话了哟,放心吧,孙同学。”
  “服了你了,那走吧。”孙哲平自然的理了理张佳乐没有卷好的衣角,就是个小动作,让张佳乐心跳加快了几分。
  
  是时候,表白自己的心意了。
  张佳乐捏捏拳头,暗暗给自己鼓气,拉着孙哲平东拐西拐来到了一个小山坡。
  “不是说了要去吃饭吗?”孙哲平有些疑惑张佳乐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
  “不急不急,今天晚上听说有流星雨哦,你不想来看看么?”张佳乐笑着打哈哈。
  作为一个骨子里有浪漫基因的张佳乐,看着流星说出心意是再合适不过的方式了。
  “哦。”孙哲平倒没太多怀疑,反正偶尔坐在山坡上吹吹风看看流星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一不急,就到了凌晨。张佳乐寻思着这个点也没有饭店开门了就草草买了两个面包啃了垫垫肚子。
  是谁说不急来着?孙哲平无奈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张佳乐,将手上的牛奶递过去。
  这个点要是平时,孙哲平早就背好词睡觉去了。
  算了,反正也考完了,偶尔胡闹疯一下也没关系。孙哲平安慰着自己,给身旁昏昏欲睡的张佳乐腾了点位置,放低了身体,让那颗摇摇晃晃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困了就睡吧。”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头。“流星来了我会叫你的。”

  似乎听到了孙哲平的召唤,一颗流星瞬间划破天空,照亮整个天宇,尚未被看得清楚,流星便已转瞬即近,消失在了黑色的夜幕中,空留给天空一道完美的裂痕,亦真切,亦唯美。裂痕慢慢地淡了,化了,天空又恢复了绚烂的宁静。
  随即更多的流星划破天际,一颗接着一颗绽放光芒,然后坠落消失不见。
  就是现在!
  张佳乐兴奋的仰望天空,深吸一口气,转向孙哲平,眼睛里仿佛闪着星烁的光芒。

  “孙哲平,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你了!”

4. 我们终将会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刹那间光辉,不是永恒。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滞,孙哲平不可置信的看着张佳乐,胸腔内的心脏砰砰直跳。
  
  他在说什么?说喜欢自己?
  那个成天吵吵嚷嚷跟着自己的人说喜欢自己?
  那个用额头给自己量体温的人喜欢自己?
  那个笑着说要快点好起来的人说喜欢自己?
  那个……

  孙哲平有些不能接受,他无法接受被自己当成兄弟朋友的人向自己表白。
  而且还是男人!

  看着张佳乐希翼的面孔,孙哲平将挂在嘴边的话吞了下去。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再说吧,我先走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跑下山,连没喝完的牛奶都来不及拿走。匆匆逃离这个名叫张佳乐的漩涡。

  呵……失败了吗?张佳乐盯着孙哲平的背影慢慢隐入黑暗,再也看不清,垂下头去,将头埋在臂弯中,身体微微颤抖着。
  
  说什么流星下许愿都能实现,根本是骗人嘛。
  自己明明许了孙哲平会答应表白。
  呵,果然是小孩子的童话啊。

  有液体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滴在衣服上,迅速被吸入消失不见。
  张佳乐抓着被孙哲平整理好的衣角,心里空落落的。

  明知道会这样,可自己
  果然还是不甘心啊。

  第二天清晨,张佳乐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回家,一到家立马倒下。
  重感冒加肺炎,张佳乐立刻被送进了医院。
  待到出院,高考成绩已经出来了。
  考到了浙大,不错的地方。
  
  那家伙呢?张佳乐连忙掏出手机,发消息询问班级群。

  “啊你说孙哲平啊,他已经收到了牛津的录取通知书,昨天上飞机走了,你们关系那么好,怎么没去送送啊?”

  同学很快给出了答案,张佳乐无力的垂下手臂,将手机关机呆呆的望着窗外。

  看来,是真的不可能了。
  也对,流星,从来就不是持久的。
  一切都是自己的痴心妄想罢了。
  
  张佳乐突然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
  “告诉你孙哲平我一点都不难过我一个人照样能活的很好,乐爷,不稀罕你!”
  
  喊叫的声音因为大病初愈显得有些无力,风吹进来,卷起了桌上的毕业照。
  那上面的孙哲平和张佳乐,笑得好灿烂。
  
  起风了。
  张佳乐起身,把毕业照往窗外一扔,风卷着它飞向远方,然后消失不见。
  关上窗户,再没有留恋,张佳乐穿好衣服走出房门。
  
  “妈,我饿了。”

5.忘却那场流星雨。
  生活毕竟不是童话故事,不可能如人想的那么完美。
  可能当年孙哲平曾有一丝动心,可能孙哲平曾有一瞬想答应张佳乐,可能他们曾有在一起的机会。
  但是毕竟是过去了。

  现实是,灰姑娘没有等来王子,美人鱼最终变心。而张佳乐,毕业后找了份中规中矩的工作,每天忙忙碌碌的上班,下班,周末偶尔相相亲,日子过的普普通通有条不紊。
 
 年少时许下要一起白头,不过是流星划过,蓦然而匆匆。
  
  大洋彼岸的孙哲平,也已经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这,或许就是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结局。
  彼此相忘,重新开始。
  
  流星,毕竟不是恒星。

注:流星描写参考百度。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