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生贺】我的帐号卡变成人了怎么办!

  2.24张佳乐生日快乐ヽ(爱´∀‘爱)ノ
  由于要上学只能提前发咯!
  求小红心小蓝手w

1.
  谁来告诉自己,为什么沙发上会有一坨酒红色不明物体!
  
  张佳乐正一蹦一跳寻找昨晚扔在茶几底下的拖鞋,一抬头,与一只头发凌乱满眼血丝的女鬼……哦不仔细一看没胸,应该是男鬼,对上眼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似的话语,相同的音调,同时迸发出来,点燃了宇宙。
  
  “你是谁!”
  “你是谁!”
  又一次,两人,不,一人一鬼异口同声,相互瞪示着对方。
  
  张佳乐一边后退一边拿起了收拾孙哲平的鸡毛掸子,帅气的摆个拔枪的pose,直指不明生物。

  “哼!”不明生物毫不示弱,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张佳乐哆哆嗦嗦的连pose都维持不好,“你……你不要乱来,得罪你乐爷不是什么好事!”
  诶等等,这把枪,有些眼熟啊……
  这……这不是猎寻吗!
  流畅的身形,小巧却不失霸气的枪柄,简单的纹路像花枝般缠绕在枪膛上,这不正是自己在荣耀中使用了千百遍的武器猎寻吗?
  
  仔细一看,这男鬼头发上绑着护目镜,一身如同游戏中的马甲将身形完美勾勒,手上还戴着专属手套,除了头发凌乱以外,一切都和角色“百花缭乱”一模一样。
  
  “你是百花缭乱?”张佳乐放下了鸡毛掸子,一步步走进持枪人。
  “是啊,我就是,主人你吓到我了。”百花缭乱抚了抚杀马特的头发,露出了原本白净的脸。
  “那你还对我举枪!你个没良心的卡!”张佳乐大嚎着抢过百花缭乱的枪。
  “还不是主人你叫太大声了!”百花缭乱甩着辫子一脸不屑。
  “诶这枪做的还真好,赶紧给你主人玩玩。”张佳乐站在茶几上,高举着枪躲过百花缭乱的争抢,笑嘻嘻的做个鬼脸。
  
  “张佳乐你一大早上发什么疯,没吃药?”孙哲平从房间里打着哈欠一脸嫌弃。
  “恩……这是?”孙哲平也看见了沙发上的百花缭乱,愣了一下。
  “我是百花缭乱是不是很帅!”
  “他是百花缭乱是不是和我一样帅!”
  “屁咧我最帅!”
  “可是我创造你的,当然我最帅!”

   看着眼前同样甩着小辫互撕的两人,孙哲平摸着下巴,原来帐号卡性格随主吗?
  果然,在脑回路清奇的张佳乐身上,什么事都能发生。

2.
  “所以他就这么住下了?”张佳乐指着大喊着‘我最帅’的百花缭乱,一脸不可思议。
  
  “不然呢?”孙哲平抱着臂看着张佳乐。难不成张佳乐讨厌百花缭乱?
  
  “可是他都不说我帅!”张佳乐气鼓鼓的瞪着百花缭乱,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果然,张佳乐是不能用常理来思考的……
  
  “但是……为什么要我做卫生啊?!不应该让百花做吗?他可是免费蹭吃蹭喝啊!”
  
  张佳乐拿着扫帚,夹在双腿见作起飞状。“我可是要飞的男人!怎么能扫地呢?”
 
 “得了吧你又不是王不留行,飞什么飞。”孙哲平坐在沙发上喝着粥。
  
  “我不管乐爷我就是不做!我的手可是用来打荣耀的!”张佳乐不依不饶,拿着扫帚作势就要打过来。

  “一箱鲜花饼。”孙哲平头都没抬。
  “我跟你说我是被吃的收买的人吗?”张佳乐一脸高傲。
  “十箱。”
  “孙哲平你这思想不对,不是什么都能用金钱来解决的……”
  “二十箱”
  “土豪了不起,土豪了不起!”
  “三十箱,一天到货。”
  “我觉得有时候做做家务休息一下也不错。”张佳乐立马低头乖乖扫地,那速度比王不留行的旋风扫把还快。
 
 “哈哈哈哈我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主人!哈哈哈哈”百花缭乱刚撕开一袋薯片,拿出一个塞进嘴里,就笑得把薯片喷了出来。
  “你还敢抢我薯片!让你吃!吃死你!”张佳乐甩下扫帚,扑向百花缭乱,将薯片全部塞他嘴里。
  那画面,太血腥不敢看。
  
  孙哲平就静静的吃粥不说话。这就叫——
  

《论二蠢之间的争吵和旁观的自我素养》
 
 “对了,百花你为什么来到人世间?”张佳乐扔掉薯片的尸体,抢过孙哲平的粥,如黄少天说话般的速度喝完了。
 
 “无论是否情愿,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地球人把这种事叫做命运。 ”百花缭乱故作深沉的咽下了薯片,成功的活下来。
  来自薯片袭击的副本任务,五星通关!

  “这么文绉绉,果然像我一样诗意盎然!”张佳乐满足的舔舔嘴角,一脸‘本大爷就是这么6’的表情包。
 
 “这是电视剧台词。”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喝完的粥,没说什么。

  “还有……”孙哲平对完全没有自觉的张佳乐露出春暖花开般的笑颜,阴恻恻的锁定张佳乐。
  “这几周我不做饭了,自个点外卖去吧。”
  “卧槽我错了不就喝粥吗别这么小气啊!”张佳乐从沙发上滑落,无力的瘫倒在地,用某哈士奇的眼光注视着孙哲平。

  然而张佳乐没有发现,话题就这么轻轻松松被转移了。
  百花缭乱和孙哲平会心一望,彼此心照不宣。
  带跑物种为张佳乐的生物的话题,果真容易。
  ┐(‘~`;)┌得意的眼神

3
  鉴于“要作死也不能死在家里”的格言,孙哲平觉得有必要带他们到外面转转。反正,保险都买好了。
 
 去哪里好呢?孙哲平想了想,搜了搜某娘,订好了去游乐园的票。
  
“哇要去游乐园太棒了!”张佳乐和百花缭乱一脸荡漾的期待,看得孙哲平满心对智商低的同情。
  
桌上的电脑还开着,未关的网页上显示出几个大字
  【适合十岁以下儿童游玩地方大全】
  呵呵,真适合。
  
于是,在阳光明媚的一天,孙哲平左手一个张佳乐,右手一个百花缭乱,不回来了的出门了。
  你别说,嘿,还挺像一家三口的。
  
到达游乐园门口,百花缭乱瞬间摆脱束缚,像第一次出门的小学生,东看看西逛逛。
  “百花你真没见识。啧啧啧”张佳乐抱着胸斜睨着百花缭乱,“看看你主人,多么淡定。”说着就去追百花缭乱。
  “等等我百花诶前面是什么东西好漂亮!”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背影,脸上是大写的怀疑。
  
是啊,多么淡定,多么有见识。
  
  度娘真是个好东西。
  孙哲平开始技能缓冲。
  孙哲平开启了大招嗜血狂影。
  孙哲平扛着张佳乐和百花缭乱朝大门走去,一路人挡杀人,呸,是人人避退。

  “从现在开始跟着我,不要走散了。”孙哲平大力揉揉张佳乐的头,又抽出百花缭乱的猎寻。“枪会吓死人的,我来保管。”

  “哦!”张佳乐异常的没有反抗,而是准备助跑冲向娱乐设施。而百花缭乱则观察着地形,那模样就像游戏里打boss寻找角度似的。

  “第一个目标,过山车!”张佳乐兴冲冲拉着孙哲平,拖着百花缭乱走向号称全亚洲最大的木制过山车——木翼双龙。
 
 看到人山人海的队形后,百花缭乱瞬间有些怂,“人好多……”张佳乐偷偷看了眼孙哲平,眼里欲言又止。

  “哦,VIP走专业通道。”孙哲平翻译出张佳乐的脑电波,然后在旁人艳羡的目光中领着两只小朋友走上过山车。

  “好——高!”张佳乐随着过山车到达顶点,兴奋的环顾天空。“在这里看烟火一定很棒!”说着张开双臂作陶醉状。

  “好主意。”百花缭乱收回嬉皮笑脸的表情,若有所悟。
  
  “抓紧了。”孙哲平转头看了眼张佳乐,轻轻朝百花缭乱点头。
 
   “哇啊啊啊啊啊啊!”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扶住压肩,就冲了下去,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尖叫被呼呼的风声扯的七零八落。冷冷的风吹得浑身发冷。
  
  !!!张佳乐勉强扭过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孙哲平握住,而右手则被百花缭乱扣着,被风带走温度的手心渐渐温暖起来。这两只紧握的手,直到结束,也没有放开。

  “真刺激。”过山车停下来后,张佳乐开心的牵着身旁二人,一脸满足的走下来,笑得活脱脱一人生赢家。
  
  “主人你还叫的真夸张!”百花缭乱自然的抽出手,指着张佳乐哈哈大笑。

  “切,是谁害怕的抓住我的手的!”张佳乐挑衅的看着百花缭乱。 
 
 “我才不是害怕!”百花缭乱立马各种不服,朝着张佳乐反击。

  “咳咳。”孙哲平轻轻咳嗽了两声。“降温了,我去买两杯柠檬茶。”
  
“哦……”张佳乐应了几声,继续追问百花缭乱,“不是害怕那是什么?”
  “……就,就算是害怕好了!”百花缭乱极不情愿承认。
  吓死本宝宝了,差点就把自己来的目的说出去了,看来…主人挺聪明嘛。百花缭乱抚着胸心有余悸。
 
4.
  喝着柠檬茶的张佳乐忘了刚刚百花缭乱异常的举动,热血复活,冲向各大项目,连转转杯旋转木马都不放过,而且没一刻消停。

  “要是晚上也有这么朦胧的雾就好了,雾里看花的感觉真棒!”张佳乐蹦在鬼屋制造的烟雾中如是说。

  “要是枪会打出花就好了,肯定很漂亮!”张佳乐玩着打枪游戏如是说。

  “要是在摩天轮上夜景就好了,一定很赞。”张佳乐趴在观光塔窗户上眺望摩天轮如是说。

  “要是……”

  “知道了知道了!主人你说了好多了!”百花缭乱无语的摆摆手,有种见到夜雨声烦的即视感。
  “切!我乐意!”张佳乐不乐意了,和百花开始斗嘴。
  孙哲平瞪了百花缭乱一眼,塞了块炸鸡堵住张佳乐的嘴。

  “区别对待!区别对待!”百花缭乱大声嚷嚷,可惜刚燃起的小火苗立刻被孙哲平浑身散发的阴冷扑灭了。
  “炸鸡没进味。”张佳乐舔舔唇角,砸吧砸吧嘴巴。
  “就你挑。”孙哲平也不恼,又朝张佳乐塞了根沾好的薯条。

  愉快的一下午就这么和谐的度过了。
  一转眼来到晚上。
 
 不知为什么,夜场人少了很多,一眼望去除了张佳乐他们没有别人。
 
 “哇孙哲平晚上人好少!都没人排队!”张佳乐四周张望发出愉悦的声音。

  “恩,去摩天轮吧。”孙哲平点点头,带着张佳乐走向心心念念的摩天轮。
  
  百花缭乱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特大号电灯泡。
  不对,电灯泡都快被闪瞎了好吗?!
  不行,想想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百花缭乱捂住脸,认命般地跟着两人。
  
  摩天轮徐徐启动,小包厢上面的灯都亮了起来,干净的透明的玻璃窗,将室外的夜景收入眼底。

  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浓稠的夜色中迷离而闪烁,伴着璀璨的星辰,点缀这美好的夜晚。不远处点着灯笼,漾荡出一片暖暖的光晕。
 
 “果真很棒!”张佳乐开开心心的走下来,百花缭乱得意的朝孙哲平扬扬下巴,孙哲平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又指了指夜幕,耸耸肩。
  
“主人主人我们再去坐一次过山车吧!”百花缭乱扯扯张佳乐的袖子,瞟了眼过山车。
  “好啊,哈哈哈这次你可别再害怕了。”张佳乐挑衅的冲百花笑笑,微扬下巴。
  “好卡不和主人斗!”百花缭乱硬生生咽下那口气,不甘的回击。
  “哈哈哈哈哈哈先别害怕再说!”
5.
  伴着“咔隆咔隆”的声音,过山车慢慢的爬升至高处,夜风从脸颊滑过流下呼呼声,最高点已然到来,置身于黑夜中觉得万籁俱寂,偌大的天地仿佛只有自己,竟和白天有着不一样的痛快!

  张佳乐等着高处俯冲的刺激,没想到过山车居然停了下来。

  “看好了,是花哦!”
 
  还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眼前突然爆开一团光亮,点点流焰从上面坠落,将黑色冲破,流焰分拨出一股股细小有如泉流般的光丝,咻的裂开来,又片片绽开形成花的模样飘然旋下。

  他诧异的转头一望,百花缭乱举着猎寻,耍帅似地用手指挑起手枪旋转起来,吹了吹枪口散发的烟气,冲张佳乐比了比手指。
 
 “主人,落地生花,请笑纳。”
  
  说着百花缭乱朝天幕又放了一枪,只见那还未坠落的光圈突然顿住,表面上迅速覆盖着冰层,冰冻的外壳下,亮亮的烟火掩埋其中,像一颗镶在黑丝绒上的红宝石。冰渣撒落下来,凉凉的一触即化。
  
“冰冻弹,满意吗?”百花缭乱朝呆掉的张佳乐挑挑眉,然后再次枪指轩辕。
  
霎那间,一阵烟雾散开,将星空描上朦朦胧胧的眉眼,眼见着百花缭乱双手张开扔出一枚枚弹药凌空炸开一片绚烂的光环,在夜里照亮这穹顶之下的两张笑颜。

  “烟雾弹,帅不帅!”

6.
  “主人,生日快乐!”
 
 “张佳乐,生日快乐。”
  
孙哲平和百花缭乱齐齐转过头来,不一样的脸上却露出同样的笑容。
 
 诶…今天是自己生日吗?
 
 哦,怪不得……
  
  [在这里看烟火一定很棒!]
 【落地生花,请笑纳】
  
  [ 要是在摩天轮上夜景就好了,一定很赞]
  【恩,去摩天轮吧】

  [ 要是枪会打出花就好了,肯定很漂亮!]
  【看好了,是花哦】
  
  [ 要是晚上也有这么朦胧的雾就好了,雾里看花的感觉真棒!]
  【烟雾弹,帅不帅】

  原来是这样……
  “我说百花,你堂堂一弹药专家来这就为了放烟花?太没出息了吧。”张佳乐抽了抽鼻子。
  
  [糟糕,下午芥末吃多了,辣劲要上涌了]
  
  “哈哈还不是想给主人一个惊喜!”百花缭乱讪讪收回猎寻,有些不服。
  
  [真是的早知道不吃芥末了,辣的都快流眼泪了]
  
  “张佳乐,开心吗?”孙哲平伸出手拍拍人肩。

  [拍肩拍这么重干嘛,眼泪拍出来了啊!]

  “所以说你们真是两个白痴!干嘛这么费心!”张佳乐抬起头,眼前一片水雾。
 ……
 ……
  “谢谢。”沉默了半天,张佳乐还是憋出了这两个字。
  “我很开心,谢谢你们。”

  说完话后张佳乐猛然陷入两个厚实的怀抱,就是这两个怀抱的主人,陪伴他度过了许多年,不论艰辛痛楚,还是逍遥自在,都未曾离开。
  “你开心就好!”

  夜空下,三个拥在一起的身影显得尤为温暖。

  “对了孙哲平你包场花了多少钱啊?”
  “恩?”
  “别以为我傻,人那么少,肯定是你包场了!”
  “你不就是傻吗?”
  “对啊主人特长不就是傻吗?”
  “滚!”
  “哈哈哈哈哈!”
END

咳咳写的挺渣熬夜赶的质量确实不咋地(ノ=Д=)ノ┻━┻求不嫌弃

小憎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评论(10)

热度(58)

  1. 苏叶吃糰子的小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