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恐男症患者

强行点题
ooc
平乐
结尾超烂!
生无可恋脸

  孙哲平有恐男症。
  很嘲讽是吧,一个看上去巨爷们儿的汉子居然害怕男生!
  所以,从小孙哲平都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长大,小学初中更是不与男生搭话,也不和女生聊天,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篮球比赛的视频。
  到了高中,孙哲平决定不能在这样颓废下去了,于是他鼓起勇气,申请了加入以和尚庙著称的篮球部。
  打开篮球部大门,清一色的汉子回过头来,孙哲平面无表情实则腿都在发抖。
  “你好啊,新部员是吗?我是喻文州。看你的资料特长篮球?那可要好好加油,不久就要比赛了。”看似队长的人走过来打了声招呼,冲着孙哲平友好微笑。伸出手似乎想和孙哲平握手。
  不不不不不!孙哲平冷汗直流,顺其自然昏了过去,而且似乎压在了一个软软东西上面。
  醒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女孩子,小辫子随意散在身后,白皙的皮肤,可惜是个平胸……不对!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女生出现在这里?而且,这里是哪里?!
  “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话说你好重,压的我好疼啊!”那个女生一间他醒来立马扑上去。
  孙哲平这才发现女孩眼睛很漂亮,不算大但闪着黠洁的光芒,睫毛微微上翘,和她的嘴角一样勾起,两人离的太近,似乎下一秒睫毛就会扑扇在孙哲平脸上一样。
  “我叫张佳乐,你呢!”张佳乐没等孙哲平开口,先自我介绍。
  真是个烂大街的名字啊。孙哲平默默吐槽。
  “孙哲平。”
  “哇这名字真不错哪像我名字一样烂大街……”张佳乐热情十分,话题越跑越远了。“等等,所以说,你到底怎么啦?”
  终于绕回来了吗,孙哲平不想说话,但在张佳乐殷茵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哦哦,所以说你才要加入篮球部啊。”张佳乐若有所思了会,然后一巴掌重重拍向孙哲平。“好说好说,我是篮球部经理,我帮你好了!”
  我还没同意啊……孙哲平不知道如何应对这过于活泼的女孩,从小情商低的他只好乖乖任人摆布。
  “首先,既然你球技没问题,那么从形象开始改变!”张佳乐兴冲冲出着主意。
  “这和篮球有关系?”孙哲平一脸茫然。
  “当然!篮球部的那群热血笨蛋对女生可是完全把持不住,你首先改变形象吸引女生然后和他们谈论,这样一定可以融入集体!”张佳乐balabala说了一堆,把孙哲平绕的头晕眼花。
  你个女孩子管大老爷们这干什么。孙哲平很想说一句,可念在对方是好心的,所以还是被张佳乐拉去了商场。 
  “哎,仔细看看你也不错嘛,就是发型土了点,表情也僵硬了点……放心我会给你来个大变身!”张佳乐拉着孙哲平走进了一家服装店,瞬间进入推销模式唾沫横飞。
  “诶这个不错,修身,小姐包起来!”
  “啊那个帽子好帅!快快快拿过来试一试!”
  “哇早就想要的夹克!孙哲平你看我穿这件好不好看!”
  呃……
  其实一开始画风挺正常,只是后面就不太对劲了。
  所以当孙哲平拎着八个袋子走出商场时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仿佛看见了他妈妈以前血拼的模样。
  顺便说一下,七个都是张佳乐的。
  张佳乐可没管那么多,直接拽人去理发店,把头发染了色还烫了点卷,一照镜子,活脱脱一帅小伙。
  “恩……不错,我就知道我的眼光很好!”张佳乐摸着下巴打量着焕然一新的孙哲平,得瑟的比了个V。
  怎么感觉像挑猪肉的……孙哲平低下头望着开心的张佳乐一蹦一跳的跟自己炫耀。
  算了,不计较。孙哲平又自觉提起八个袋子,“走了”
  “好——!”张佳乐乐颠颠跟在身后,就像一条小尾巴。
  孙哲平觉得今天的阳光挺灿烂。
  “哇咔咔孙哲平你这样子好蠢啊!好像千手狂魔拎这么多东西!”张佳乐捂着肚子哈哈哈笑起来,还掏出手机拍了张照。
  ……………………………………
  孙哲平收回上句话。
  “张!佳!乐!”
  
  回校后的孙哲平迅速被四面八方的女生围住搭讪,从来没见过这场景的他顿时变成一个大写的蒙逼。
  然而张佳乐又摆出了那个V,拍拍孙哲平肩语重心长说“好好干,同志。”然后一溜烟钻出人群。
  说好的革命友谊呢!孙哲平僵硬在原地,发誓待会好好教训张佳乐。
  只是,现在怎么对付这些女生才是关键。
  直到放学,孙哲平才以社团为由逃出生天。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这么厉害好多漂亮的MM啊哈哈哈哪天介绍给我认识哦对了我是黄少天多多指教咯同学啊还没问你叫什么!”推开门的一刹那,一群文字泡快要将孙哲平淹没,而且,对方似乎还把手……搭在他肩上!
  “孙哲平。”强烈忍住不适感后孙哲平给一旁记录数据的张佳乐递了个求助信号。
  马勒戈壁!信号居然被屏蔽了!
  张佳乐偷偷看着不知所措的孙哲平贼笑了许久。恩,选那个人畜无害热情的黄少天来帮助孙哲平果然没错!
  “张!佳!乐!”孙哲平怒气冲冲走过来,大力揉头x1,“混蛋!”
  “诶诶诶有话好好说,这样摸会秃的啦!”张佳乐吃痛的挣脱开来。“我这不都为你好吗,你看看你刚才就没晕倒。真是的,还怪我。”张佳乐一脸心酸,一副农夫与蛇的戏码。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女生。孙哲平感觉被世界背叛,于是他毅然决然扔下张佳乐,自己到一旁练习去了。只留下一个“冷酷绝情”的背影。
  “切。”张佳乐不满的揉揉头。“运动白痴。”
  “你说什么?”孙哲平狰狞着面容。“我都听见了哦!”
  此时此刻张佳乐只想说:我还只是个孩子,放过我吧!
  于是日子在孙哲平和张佳乐的吵(tiao)闹(qing)中一天天过去。孙哲平的恐男症好了许多,可以非常自然和男生交谈,勾肩搭背嘛……还有待训练。
 
  接下来,高校比赛开始了。
  对手是秀德高中,非常强劲的对手,只不过比赛当天王牌没出场,似乎是占卜说不宜出门?
  王牌没出场是好事,只不过,为什么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消失了呢!
  风在吼,马在叫,张佳乐在咆哮。
  “啊啊喻队说黄少天突然发烧什么要照顾他!那比赛怎么办!”张佳乐咬着牙冥思苦想如何解决这烂摊子。
  对了,孙哲平可以上场!只不过,还有一个位置谁来打……其他人都比较弱而且默契度不够,难道……
  好吧!张佳乐重重点头,一脸别拦我我不会去死的表情。
  “孙哲平你上场!”张佳乐手一指,孙哲平乖乖拉开外套拉链准备热身。
  “剩下一个谁来顶?”孙哲平拉伸着关节,突然想起来了。
  “你咋这么蠢,当然是你乐爷顶!”张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队服,也在做拉伸。
  “这是男篮”孙哲平好心提醒,顺带感慨着这家伙真是平胸,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我是男的啊”张佳乐用‘你是白痴吗’的眼光盯着孙哲平做拉伸。
  咯——
  孙哲平的关节快要被自己拉断了。
  他妈谁来告诉自己这个小辫子叫张佳乐的居然和自己一样是个爷们!
  晴天霹雳!
  五雷轰顶!
  惊恐万状!
  坑死爹了!
  
  那场比赛在孙哲平浑浑噩噩下打完了,大部分时间他的目光都聚集在张佳乐身上。
 灵敏的跑动带起脑后的小辫,恰到好处的挡拆和及时默契的传球让自己感到无比舒适。
  最终居然打赢了秀德!
  好吧人家连王牌都没出来有什么好得瑟的。
  张佳乐随意的拿起孙哲平的毛巾擦擦汗,“你咋回事,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
  “不是,你真是男的?”孙哲平真不敢相信长的这么水嫩对衣服化妆十分了解的人居然是爷们!
  “你怎么笨成这样!”张佳乐拿起放在一旁的水壶喝了口水,瞬间喷出来。
  “你喝的是我的水。”孙哲平突然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他一把拽过张佳乐,用他的衣服擦擦喷在脸上的水。
  重要的事,怎么宰了张佳乐。
  “诶这么说孙哲平你真以为张佳乐是女孩子啊哈哈哈好笨不过我先开始也以为他是女孩呢!”听完故事的黄少天捂着肚子笑,根本停不下来。
  “比赛缺席的人没资格说话,而且,乐爷我很爷们好吗!你看,这是我手上的肌肉!”张佳乐努力的想挤出点肌肉,未果。
  “这么说,孙同学明明有恐男症,却和张佳乐前辈玩的很好一点都没障碍?”喻文州微笑着给笑抽筋的黄少天顺顺气,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好像是诶……
  孙哲平尴尬的挠挠头
  这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啊……
  为什么张佳乐脸红了啊……
  恩,一定是晚饭喝了点酒庆祝的缘故……

  喻文州和黄少天会心微笑,悄悄退出了训练场。
  呃,说点什么才行……
  张佳乐一下子话废了。

  “啊孙哲平一起回家吧!”张佳乐努力挤出笑脸,拿起背包准备走人。
  “好……”孙哲平点点头,顺手捞过张佳乐的背包背在身上。
  然后,意识过来自己条件反射动作的孙哲平更加尴尬了。
  “呃,孙哲平我发现你真的很笨啊!哈哈哈哈连男女都不分!”张佳乐试图打破沉默的僵局,夜风吹在脸上让滚烫的脸慢慢冷下来。
  “你才笨!对了!我有话跟你说!”孙哲平不自在的撇过头,看看天上的一轮圆月发愣。
  “嗯,什么?”张佳乐忘却了尴尬,一脸疑惑。
  “呃,就是那个,那个……”孙哲平突然结巴了,一句话半天说不完。
  “那个什么啊?那个我又偷吃你午饭?那个我还偷拍你?”张佳乐按捺不住好奇心,凑上前来。
  “那个……今晚的月色…真好啊……”孙哲平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张佳乐。
  张佳乐死机十秒,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据说有恐男症的孙哲平,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算了,我确实很笨,走吧”孙哲平小小叹气,唉,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你不是很笨,是怎么笨成这样!”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大声说。
  “还有……”声音慢慢低下去,正在前行的孙哲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张佳乐。
  

“今晚的月色……确实很好。”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