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时代的眼泪让它流干罢

强行点题
平乐/
ooc有
写的我手冷
欢迎吐槽

  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群。他们呼唤着同样的话语,他们露出同一个表情。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张佳乐,你——”
  “滴滴,滴滴”闹铃的声音响起,刺耳的音乐仿佛救世主般将张佳乐拉出了现实。
  “呼…哈”张佳乐揉揉头发从床上爬起,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他无精打采站在镜子前,眼睛下的一片暗影越发浓厚。距他开着浅花迷人和百花谷针锋相对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虽然并没有当初犹豫不决,可亲手斩断与百花的羁绊着实让人难过。
  年龄的限制,对手的强大,和对冠军的渴求,迫使张佳乐放弃了一直坚守的百花,在众人不耻的眼光中投奔霸图。
  「自己,究竟有没有做错…?」张佳乐愁眉苦脸的看着镜子里同样皱眉的人。「真的就这么把过去斩断了?」他想起几日前带他疯一把的孙哲平。「那家伙…倒是想的透彻。」不由自主叹口气,算了,整理整理情绪,训练去吧。
  一开门就撞上了个意料之外的人。“孙哲平?你不是在义斩吗?怎么来了?”张佳乐愣愣看着久违的队友,哦不,现在是对手了。
  “有点担心你,就来了。”孙哲平撑着门,居高临下的看着张佳乐,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狂傲。“不邀请我进去吗?我已经和你们队长打过招呼了。”
  什么!脑中浮现出韩队的阴沉脸,张佳乐打个寒颤。「该不会明天加练吧……」心里想着真惨,却侧着身让孙哲平走进来。
  “不介意用电脑上上荣耀吧?”孙哲平熟练的拿出卡上机。
  “你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这事?”张佳乐忍不住开口了。
  “别急,你也过来玩”孙哲平拍拍身边的座位。“过来啊。”
  张佳乐满腹疑惑又无处抒发,只好气鼓鼓坐下。顺便瞟瞟孙哲平在干什么「咦?他来西部荒野做什么?」
  夕阳下荒芜的西部荒野,还是和十年前一样,尽管没有尸体磊磊和遍地的战斗痕迹,却依旧那样熟悉,仿佛和记忆中的场景重合。
  “张佳乐,你还记不记得?”孙哲平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怎么会不记得呢?当初狂战士的邀请,与弹药专家的磨合,一起加入百花,创造繁花血景席卷联盟,最终一个退役,一个孤军奋战却仍没完成最初的誓言」“可能忘掉吗?”满腹的话语,只化作简单的问句,张佳乐平静的注视孙哲平,眼眸深处有什么深埋的东西正在破裂。
  “我很抱歉当初一声不吭就离开。”孙哲平自然无比的说出这句话,停下动作与张佳乐对视。
  “如果你要说这种话的话,可以不用了,眼泪已经流过,都是过去了。”张佳乐毫不示弱地固执盯着。
  “可你还是怀念百花的时代。而且这种怀念,并没有什么好处。”孙哲平淡淡说,一眨不眨的注视张佳乐,仿佛想将他看透。
  “你以前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张佳乐瞥过头去,不想被孙哲平继续探究。
  “你以前也不是这么容易颓丧的人。”孙哲平一句话噎着张佳乐说不出话来。“时代的眼泪,让他流干罢。”
  时间磨去了年少的棱角,带走了轻狂热血的承诺,留下的只剩沉淀的记忆,黯淡的光环,以及步步谨慎处处为营。
  「时代的眼泪让它流干罢?」张佳乐盯着孙哲平左手的绷带,又看看自己不再灵巧的手指,重重叹口气。是了,他已不是百花张佳乐,而是霸图张佳乐。而他也不再是并肩而战的队友,而是针锋相对的敌手。
  “你说的对。时代不属于我,我就要去开辟时代。”张佳乐复又抬头,朝孙哲平伸出手。
  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如同当初一般
  【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双花怎够,百花才好。】
  如果你的背后有阴影,那么你的前方是阳光。
  “要加油啊,我可不会输给你!”张佳乐笑得灿烂,加大手上力度。
  “恩。”孙哲平释然的笑笑,眼泪已经
流干,使命已经完成,他想,是时候上路了。
  小小的弹药专家和狂战士从时代的阴影中脱离出来,分道扬镳,各自追逐想要的星光。
  再见了,繁花血景。
  再见了,百花时代。

部分描写借用了与lof婷立蓝阁的对戏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