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最神奇的魔法

魔术师孙哲平x助手张佳乐
平乐/
欢迎食用

  “现在我要施展魔法了,看,鸽子飞出来了!”孙哲平丝巾一挥,飞出来几只雪白的鸽子,孩子们的惊叹与笑声飘扬在孤儿院上方。
  这就是张佳乐第一次见到孙哲平的场景:穿着随意的衬衫,高高的个子弯下腰来摸摸孩子的头发,看起来阴沉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你就是新来的助手?”孙哲平随意擦擦手,看了一眼张佳乐。
  “是…是的!我叫张佳乐,请多指教!”张佳乐礼貌的鞠躬30度,扎好的小辫随着弯腰散落几缕发丝。
  “头发也不扎好。”孙哲平伸出手把那几缕头发别回去。“跟我来,先帮忙整理道具好了。”孙哲平卷起袖子,把大衣搭在肩上。
  张佳乐拘谨的应了声,别好的发丝又落下来,随着步伐轻轻摩擦在脸上……痒痒的。张佳乐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热。
  相处久了,张佳乐才发现,孙哲平并没有长的那么凶恶,相反是个有些温柔的人。他会每天准备好早餐,尽管味道十分不堪。高兴时还会任人差遣把衣服全洗了,尽管全混色根本不能穿。除去这些,确实算一个好男人。
  “接下来天使会从盒子里飞出来哦!”孙哲平每周都要带着他的魔术去孤儿院看望孩子们。
  只是,为什么自己要扮演天使啊?!张佳乐扯着身上的白裙子,看看身后的小翅膀,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几分。他可是个大男人喂,穿女装是个什么鬼啦!
  “你觉得我穿女装会怎么样?”孙哲平听到抱怨后头都没抬。
  好吧……那画面实在太美……张佳乐血槽清零,认命般穿上裙子。扭扭捏捏走了几步唔…尺寸还蛮合适啊?他怎么知道我尺寸?该不会……
  张佳乐感觉脸上又开始发烧了,可恶,我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摇摇头。依照安排从箱子里蹦出来,“当当!天使来陪你们啦!”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流水的过,平淡中流露温情。
  “张佳乐你把我内裤藏哪去了!”
  “谁让你偷吃我蛋糕!”
  “那本来就是我买的好不好!”
  好吧,,当我什么也没说。。
  张佳乐像往常一样抱着杂货箱蹦跶蹦跶,被孙哲平房间内的嘈杂声吸引过去,他发誓绝对不是有意偷听的。
  “可恶!完全没有新魔法的思路啊!下个月演出怎么办!”孙哲平愤怒的声音夹杂着摔桌子冲进张佳乐耳内。
  张佳乐知道那个演出,是一次大型魔术比赛,届时会有知名魔术师坐镇,说不定还能够拜魔术大家为徒,可谓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张佳乐什么也没说,悄悄的退了出去。
  连续好几天,桌上都没有出现难吃的早饭,也没有晾在外面变色的衣服了。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见了面也是一言不发,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胡子拉扎的样子,决定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唔…新颖的题材…浪漫…美…花…红色…张佳乐在房间里抓耳挠腮,地上到处都是揉成一团的废纸。
  想出来了!张佳乐兴冲冲冲出门,直奔孙哲平房间。
  “大孙…哦不孙哲平!我想到了好点子!你听我说!”张佳乐马上扑向孙哲平,理智突然重回又生生停下。
  “你刚刚叫我什么?恩?张佳乐?”孙哲平挑挑眉,看向张佳乐。
  “哎呀我叫你什么不重要,你看看这个主意怎么样?”张佳乐赶快蒙混过去,凑近孙哲平耳边嘀嘀咕咕了一堆。
  “主意不错啊,你确实有长进了。”孙哲平淡淡一笑,“看来我已经不行了呢。”
  微微寂寥的笑容看着张佳乐莫名的抽“哪有都是你教的好,不要这样说自己啦!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我怎么费尽心思……”张佳乐一口气说了一堆,看着孙哲平脸色稍微好点,才放下心来。
  比赛当天。
  “很久以前,有一个狂战士爱上了一个弹药专家,他们一起行走江湖,打遍武林无敌手,只是,当他们在一起时,才发现原来两人的帮派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了不违背祖训,他们约定决斗,结束之间的牵绊。”
  长长的旁白结束后,孙哲平与张佳乐站在舞台中央。
  天空飘起了雨,周围荒草丛生,扛着重剑的狂战士朝着单薄的弹药专家砍过去,眼睛血红,弹药专家也豪不示弱,一发一发的子弹绝情射去。一开始两人打的难舍难分,随着时间推移,弹药专家明显体力不支,局势呈一边倒。
  终于,重剑狠狠插入胸膛,绝望的弹药专家软倒在狂战士怀里,缓慢而又坚定的打出了最后一发子弹。
  “为什么…不躲?”弹药专家不可置信看着血从狂战士口中流出。
  “没了你,我上哪找人打架?” 狂战士虚弱的扯出一个笑容的同时,抬起颤颤巍巍的手臂,似乎是想再一次拍拍面前人的肩,告诉他没事儿,但是还未触及,便已带着自己不变的狂和傲倒下。
  雨停了,两人的身躯奇迹般的变成了花瓣,纷纷扬扬散去,西部荒野上,开出了一朵一朵绚烂的红花,遍布大地,奇异的组成了一个枪和剑的形状。
  “太棒了!”世界级魔术师激动的语无伦次!“孙哲平是吗?你就是我想要的!我现在邀请你同我一起去英国做我的弟子!”
  孙哲平帮张佳乐擦擦嘴角的血,坚定的鞠躬“抱歉老师,我拒绝您的邀请。”然后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光中走下台去。
  “为什么?这魔术不是很成功吗?”张佳乐有些焦急,“你不是一直很想拜他为师吗?为什么放弃?”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孙哲平的努力,也比任何人更加不解。
  “因为我喜欢你。”孙哲平语气平常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张佳乐怀疑自己听错了,开什么玩笑?!他仰着头惊诧的看着孙哲平。
  孙哲平用自己的行动表示了这句话的含义。他捧着张佳乐的脸,狠狠吻下去。
  一吻毕,张佳乐扶着墙壁气喘吁吁“你呀…为了这种事值得吗?”
  “恩。”孙哲平摘下魔术帽,从里面拿出了一束玫瑰,“我喜欢你,所以,跟我走。”
  这些年张佳乐也见过不少魔术,可偏偏就在这种基本的小把戏下败下阵来。
  “恩!”
  后来当孙哲平成为著名魔术师时,有记者曾采访到他,什么是他认为最棒的魔术。
  “是您那个狂战士和弹药专家的繁花血景魔术吗?”记者期待的看着孙哲平。
  “不是,那只是魔术,并不是魔法。”孙哲平翘起嘴角。
  “……?”记者一脸茫然。
  “什么嘛,你在说什么鬼?”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在电视上的采访气鼓鼓鼓起腮帮。
  “本来就是,我施展的最神奇的魔法,就是……”
  “就是什么!”张佳乐不耐烦了。
  “就是让你爱上我。”孙哲平看着呆愣状态的张佳乐,满意的笑了笑。
  你知道吗?
  魔术,只是骗人开心的小伎俩
  而魔法,却是长长久久的承诺,一辈子都不会消散。

  说明一下,关于繁花血景魔术孙哲平倒下那段描写是用的病友的,因为描写废QAQ,欢迎勾搭那只蠢蠢的病友,lof名叫冰极,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评论(2)

热度(40)

  1. 苏叶吃糰子的小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