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今天的张佳乐也一样作死呢 ooc慎入

百花时期
平乐/
〈一如既往的废话〉 咳咳,短小的不行,因为最近要考试,写的特别渣,文渣求鞭打嘤嘤嘤QAQ
  

“喂,喂,孙哲平同志起床啦!”张佳乐偷偷溜下床,窜到孙哲平床前,然后悄悄的,把冰冻了一晚上的手放在孙哲平肚子上。一秒,两秒,三秒…毫无反应。
  恩?张佳乐小辫一晃,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于是他乐呵呵拿了把剪刀,开始在孙哲平头上搞艺术。
  “叫你说我头发长,叫你说我没男人味,哈哈,这才叫艺术!”张佳乐得意洋洋看着自己的作品——地中海风情,拿着手机就是一阵拍。
  ?还没醒?张佳乐似乎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放下剪刀拿起皮筋,恶作剧般把孙哲平本来就短的头发绑了一个个小辫子,这技能点早已点满,张佳乐手没停,一边坏心眼想着下一步干什么好。
  唔…孙哲平总说我没有肌肉,哼,我来看看你有多少肌肉!张佳乐偷偷摸摸掀起被子,躺了过去,手开始不安分,悄悄的掀起孙哲平的衣服,慢慢的掀开,里面风景一览无余。
  “我靠!”张佳乐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这肌肉,这线条,啧啧啧。同样是游戏死宅,凭什么他他他……这么棒!张佳乐欲哭无泪,捏捏自己肚子上的软肉,分分钟开启忧郁模式。
  哼,干脆便宜占个完吧。张佳乐化悲痛为力量,手朝孙哲平脸上滑去。不够舒服,硬硬的,眉毛倒是挺浓的,嘴形也不错,接吻时感觉一定特别舒服……什么鬼!张佳乐耻度爆表,自己怎么会想到这种杀千刀的事情!难道在百花一堆男人中呆多了太过饥渴吗!不行不行,张佳乐甩甩小辫,试图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闹外。
  嘿嘿嘿,接下来,就是……张佳乐坏笑着向下游移,还没到达目的地,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
  “恩,玩够了吗?”孙哲平撑起胳膊,懒懒的眯着眸子,透出浓浓的危险气息。
  “啊啊啊啊你什么时候醒的!”张佳乐支支吾吾说着,眼神不安的乱扫,准备悄悄的撤离。
  “一开始就没睡。想逃?呵,现在还早,慌什么。”孙哲平一翻身压在张佳乐身上,俯下身望着张佳乐。“不如,我们来干些有趣的事情吧?”说着手上下游移着,隔着衣服玩弄着什么。张佳乐的眼眶慢慢湿润,身体也在轻微的颤动着,闭着眼睛不看孙哲平。脸上满是潮红,嘴里低低的喘息,双腿不住的摩擦着。“停……停下”
THE END

你以为完了吗?继续看啊呵呵呵


  







于是,所有百花队员都在一大清早听见了张佳乐鬼哭狼嚎的叫喊:“孙哲平哈哈别挠哈哈哈哈别挠痒了哈哈哈我哈我错了!”
  恩,今天的张佳乐也一样做死呢。

评论(2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