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一次神奇的逃票】 短小渣慎入

平乐/私设
乐乐性转
  小憎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咳咳,本文内容和题目没有半分钱关系,这儿文渣求鞭挞,恩,祝大家早日写完作业啊!
  人潮人海中,一只淡粉的毛球,正在努力牵着散发黑气的黑球往前挤。
  广场上站满了人,挤挤攘攘,摩肩接踵,一股股汗味随风飘荡。张佳乐小姑娘掏出了帕子捂住口鼻。
  “大孙怎么这么多人……都2015最后一天了”张佳乐可怜兮兮的扯着孙哲平的袖子,水汪汪的瞅着孙哲平。
  还不是你非要来。孙哲平无奈的拍掉自家女友的爪子,然后手下滑扣在张佳乐手上,“跟着我。”
  在张佳乐一头雾水抖抖呆毛的时候,孙哲平已经拉着张佳乐飞速穿过人群,那翩若蛟龙帅气无比的姿态,让乐乐的小心脏着实跳了跳。
  “诶等等孙哲平你这是在插队吧!”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一两次了。”
  “好吧…QAQ”张佳乐自知理亏,乖乖闭上嘴。
  说了这么多,他们是在干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月老庙求签。
  张佳乐早就听说k市有一座月老庙,单单一座月老庙是不值得张佳乐这样痴迷的,更重要的是,月老庙里面有个百花餐厅,据说饭菜特别好吃。
  so…张佳乐就硬拖着自家男友来吃饭,顺便求签,哦不,来求签,顺便吃饭。
  不一会儿功夫,孙哲平拉着张佳乐偷偷摸摸来到了一堵小墙旁。
  “这是……”张佳乐疑问值MAX
  “嘘,这地方我小时候玩过,这是我小时候发现的地方。”孙哲平捂住张佳乐的嘴,警觉的张望四周。
  “唔…所以翻进去?”张佳乐开启特工模式,声音压的低低的,一脸贼样。
  孙哲平点点头,长腿一跃,瞬间坐在墙上。“会不会爬?”孙哲平伸手想拉张佳乐,却被张佳乐拍开。
  “哼哼,本小姐以前可是无墙不翻人称翻墙小公举的人,这种区区小墙,怎么拦得住我!”说着也就势一跃,以美丽的姿态……摔在了地上。
  “什么人?”有警卫听见了异动,走过来。孙哲平不耐烦啧一声,伸手把张佳乐直接捞进怀里,转身跳入墙内。
  张佳乐红着脸捶捶孙哲平“你干嘛!放我下来!”
  “好好好翻墙小公举小的这就放你下来,不过你好像崴到脚了吧。”孙哲平斜斜一瞥,张佳乐的脚裸已经微微发肿。
  “嘶…疼”张佳乐的反射弧终于开启了,低低的叫了一声。那痛苦的样子也不像是还有心情吃饭的。
  孙哲平心里打着小九九,抱着张佳乐大摇大摆的从出口出去,把张佳乐往副驾上一扔,钻进车内。
  回家路上,张佳乐疼痛难忍,呻吟的叫了一路。
  孙哲平停下车。“张佳乐。”声音有些沙哑,“你在这样,我就…”
  张佳乐哆哆嗦嗦看着孙哲平的牛仔裤,捂着脸扭过头,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终于到家了,孙哲平一句话没说,抱着张佳乐往床上一扔,把药膏给张佳乐涂了涂,凑在张佳乐耳边轻轻说:
  “听说负距离接触明年就不会分开,所以,今年事今年毕吧。”
  然后趁张佳乐呆愣状态下狠狠吃掉了她。
  事后张佳乐表示,真他妈禽兽!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