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不吐不快。

自勉!!!!!川哥说的很棒

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我一般是不会去扫tag的,看文来讲,熨帖脾胃的作者大多都被我狗成了臭味相投。


  但偶然一扫tag,实在没法忍受对角色的娘化问题。


  动笔前想一想——把他描绘成一个离开了伴侣即炸掉厨房、城市迷路、夜间失眠;手腕擦破了皮则大呼小叫、血流如注的;自理能力缺乏宛如生活残障人士、心态琉璃碎脆仿佛闺阁二八娇娃……合适么?有没有想过,他拥有健全的心智、独立的人格,即使陷入爱情狂热也不在精神上依附于他人一丝一毫的人物?


  既然爱、既然有自己的理解,请不要把他的人格下降哪怕1㎝。


  对,我说的就是张佳乐,就是双花。


  张佳乐不会说“大孙大孙看我头上的花!”,他只会让众人看自己枪口下的花。子弹高飞,当放烟花的恣肆从容。他初露锋芒时便全然尽现,赛季和南墙的摧折只是让霜刃沉下去。他欢实,他明亮,他疯狂,带的是永不褪色的年少骄狂和与西南高原上紫外线差不多朗烈的野气三分。他的担当和细腻是用在后辈与整个百花身上,不是用在与孙哲平仿佛少女恋爱日常的鸡毛蒜皮多愁善感;他必然不会“小拳拳捶你胸口”,笑声响亮,下手甚重,孙哲平也吃过很多记老拳。


  他志虑忠纯,所有崎岖路途荆棘泥淖尽管尾随,但追不上这位年轻的夸父——他还有愚公的赤诚,张佳乐是把山扛在背上奔跑的男人,哪怕他面孔清秀好看,后槽牙也咬得筋脉贲突、矫健如眠龙初醒。



  至于双花——他们哪里是令人作呕的霸道总裁小娇妻?有钱大汉身老妈心和二十多岁了长的比女孩儿还美的妈宝、傻白甜地冒出二百五的气泡??醒醒,醒醒。



  在我心里,一直说过双花几乎是我动不了笔的cp:他们是骄阳、子弹、凯歌、史诗、花锦簇、火烹油。是世界上所有罗曼蒂克都落消亡幕我也只能勉强用绵薄笔力拉开一角帷帐的一对年轻人、生死搭档、灵魂伴侣,一对方方面面平等的,男人【加粗。】是公路片,是禁酒令下威士忌的碎沫滔天。



  我一直想用这样的方式,用最贴近原著人格的理解和笔触去讲述他们的故事——因此文章可以没有热度,少儿女情长,但不能堕磊落风骨。



  别再娘化角色了,这是对他们最基本的尊重。







【以上都是逼逼太多,总结中心思想:照顾一下我这种乐吹心情欧德凯?】


【打扰各位致歉,爱评就评吧:D】

评论

热度(1294)

  1. Amber鱼乐今天也很想读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