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2017孙哲平生贺】天才神厨张佳乐

祝孙总生日快乐!!

 @冰极白玉糕 和冰极的联文!


1.

“走四方,你看一看尝一尝,我做的饭菜到底香不香,香不香~”张佳乐端着一盘不明物体欢快地蹦哒出来。

假酒害人。


这锅酒不背,必须甩给张乐乐。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张佳乐自退役后歪在小屋子里充当躺尸,天天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补番,这补着补着不得了,从中华小当家一路饿到食戟之灵,饿到他再也受不了,站在沙发上疯狂咸鱼蹦迪,当天晚上就在某宝下单了一大堆调料和食材。

备注:慢了会出人命。

孙哲平一向宠着他,想吃什么都成箱往家里搬,吃完的零食袋绕起来可挤掉地球外围的香飘飘奶茶。这间接成就了张佳乐想要自己下厨的……

不疯魔,不成活?

总之现实就是,张佳乐熬夜修仙一晚上食戟之灵把每一个细节都仔仔细细记下来,甚至半夜摸进厨房头戴幸平创真低配头巾——由孙哲平的白色T恤制成,拿着锅铲哼着双截棍眼看食戟之灵一帧一帧的模仿。

连灯都没开,着实恐怖。

第二天下午快递员风尘仆仆的送货希望能挽回一条鲜活生命,然后成功的被举着切菜刀的张佳乐吓跑。

「你大胆的往前跑啊,莫回头,莫回头!」

喝鸡血起舞的张佳乐手提菜刀哐哐哐地剁肉,还未解冻的肉冰渣飞溅,留下了小片水渍便与世隔绝。没了冰墙保护,狂剑士张佳乐开了狂暴,十字斩叠加,瞬间砍得将其碎尸万段,可惜技能点未加满,boss仍未死透,只是化作大小不一骨肉相连横切面粗糙的肉块块。

即便这样,张佳乐仍是一个爆炎弹把它们扔下油锅,biubiubiu地摇锅。

等等,好像没放盐?张佳乐幡然醒悟,随手拿起白色颗粒往里面使劲加。

放多了???张佳乐默念着网上看来的口诀:盐多加糖,糖多加盐。然后又随便拿了另一个白色颗粒补救。

呃,好像是味精?

不管了,就这样。张佳乐坚信自己的天赋,孙哲平的男人,绝不认输!

他于炊烟中眉眼带笑,薄唇一抿手腕翻转,把锅摇出了几分凌厉狠绝的气势,肉在锅里翻腾,噼里啪啦地炸开,他自纹丝不动,只冷眼瞧着这血景。烟雾越来越浓,仿佛蓬莱岛的仙云静默将其笼住——

然后被急匆匆赶来的孙哲平骂了一顿。

不就是忘开抽油烟机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仍然淡定的将肉装盘,还装模作样的垫了一片生菜,裹着头巾就这么友好的飘出来,把这盘不明物体往桌上一放,居高临下望着面色如土的孙哲平,十指纷飞头巾应声而落,随风飘舞,仿佛幸平创真重现。他双唇轻启:“招待不周!”

咱能别开电风扇造风了么?

2.

张佳乐真心觉得自己是厨艺小天才,于是他笑眯眯地看着孙哲平狼吞虎咽后还能拍拍他的肩,春风满面地补充:“多吃点,别跟我客气!”

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都这样了还能忍住,大兄弟是个人才,不如和贝爷一起去荒野求生?

然后张佳乐就被建议去做点别的了,他也没什么特殊的想法,厨神,做什么都好吃嘛!

寻思了一会儿,老是吃荤确实不好,万一把大孙养膘了床上运动质量下降就不妙了。

那就来点绿色蔬菜吧!

说干就干,为了尽早让孙哲平尝上美味,张佳乐带上口罩和墨镜,一如既往地,义无反顾地,踏出了冷气净土,走过烈日炎炎的街道冲进超市。

然后,一群被特价吸引来的大爷大妈挤出去了。

五好青年张佳乐就这么耐心的等待着,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人越来越多,他就快连冷气都蹭不到了。

还是一位好心的大爷提醒他:“小伙子,再这样,货都没了你才能挤进去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真是没白说那么多年的你大爷啊。

张佳乐当机立断走人,没办法,尊老爱幼,乐哥就是这么三好少年!

没了食材,张佳乐蔫了几天,经过一番仔细推敲,他决定转型为糕点师!

做糕点的材料网上都有,也不用担心运过来不新鲜,而且,张佳乐想吃点心了。

只是又苦了快递小哥,不是每个人都能扛着烤箱敲门发现满脸苍白唯有唇红艳艳的男鬼时还能镇定自若交货,然后逃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张佳乐是被面粉呛出泪花的,之于快递员,大概想辞职吧。

3.

第一步是烤小饼干!这个简单,张佳乐把低筋面粉和小苏打粉混在一起,加了点糖,把水和油倒进去混成面团,放入机器猫的容器中,为什么是机器猫呢,因为张佳乐觉得机器猫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事实证明并不如此,可能是时间订长了,导致小饼干全糊了,不过张佳乐仍然心情不错的在晚饭后端给孙哲平品尝。

看着对方乖乖吃完他更加高兴,第二天就依法炮制做了几个蛋糕卷,并殷勤的塞给孙哲平让他带给义斩那帮人尝尝。

“大孙,记得拍你们吃的照片给我哦!”

4.

试手了不少小甜品,张佳乐寻思着搞个大玩意,他盯着日历看了一会儿,一拍大腿决定整个蛋糕送给孙哲平,因为明天就是8月17日 

他还为此找了个绝佳的理由——省钱又安全放心,绿色又充满爱意。

鬼都知道上面一段没有一个字可信。


于是整晚张佳乐都处于亢奋中,连孙哲平问明晚做啥都只露出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嘿嘿,明晚你就知道了!但是大孙我透露一点儿给你!那会是一个惊喜之作!”

第二天孙哲平出门没多久,他便马上百度蛋糕做法。

张佳乐眼看说明书,脑里鬼画符。邪恶的双手蠢蠢欲动,他匆匆洗掉面粉,对着水槽傻笑,开始了制作惊喜的漫漫长路。

5.

张佳乐坚信分离蛋黄和蛋清与微操有关。

他手持双蛋,一声爆破,蛋碎与蛋疼齐齐出现,粘稠的白色液体滴进碗里。找准时机,待蛋黄裹着蛋清即将掉落的一刻z字抖动,啪嗒把蛋黄扔在地上。

完美分离!耶!

才怪。蛋黄是散的,不均匀分散到蛋清中,成了悬浊液,为了甩开蛋黄,张佳乐差不多把整个鸡蛋都掏空了。

吸取了失败的经验,第二波蛋依然死的很惨。张佳乐放弃了,拿出筷子一点一点的挑,最后烦了,开始敷衍的大刀阔斧地分离。

所以最后分离出的蛋白根本不纯洁,带着蛋黄的遗愿勉强地躺进碗里。

张佳乐信誓旦旦认为分离蛋清这个项目应加入霸图豪华训练名单。

他欣赏了一会儿训练成果,留了个心眼,正确的往里面撒了糖(孙哲平用黑字加粗贴了标签),然后掏出电动打蛋机开始突突突。有了道具生活果然更轻松,不一会儿奶油就有模有样地支了个角,白里透黄地立起来。

有趣,毛刺刺的像孙哲平的板寸头。

还是染成非主流色的。

噗嗤一声笑出来,张佳乐捂着肚子开始搅蛋黄糊,笑到手抖的多加了小半袋面粉,牛奶色拉油和糊糊混在一起,看起来怪黑暗料理的。

本来就是。


最后把打好的奶油刮进糊糊中,倒进模具中。张佳乐摸着下巴思索着要不要预热烤箱,决定还是意思意思预热一下。

百度了一下,他磨拳擦掌放弃了拿温度计试温的想法,转而观察起烤炉上的显示器,数字一点点的往上涨,即将达到高潮!

差不多了,预热五分钟,张佳乐戴着手套把模具扔进去,活脱脱的百花缭乱扔手雷,可惜没自带特效光电闪烁嘛哩嘛哩哄。

终于可以翘着腿休息一下了,张佳乐坐在小板凳上,眼巴巴望着烤箱上的定时一分一秒的运转,就像期待着奇迹出现的祈祷师。

看着看着,脑袋一点点上下起伏,作妖了一段时间的张佳乐有点疲倦,周公终于收走了这只祸害,让世界变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了。

6.

叮——的一声响,把张佳乐拉出温柔乡。

自信如他,不慌不忙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浸出的泪花子,这才惺忪睁开眼睛,朦朦胧胧一看,哇,定时好了。于是他戴上手套准备迎接自己的得意之作。

嗯,虽然有一点点糊,总体来说还是挺正常的。

恭喜张佳乐,头衔〖制毒小能手〗已过期。

张佳乐拿着塑料袋拧成钻头型,准备给蛋糕裱花,他用的是巧克力酱,因为孙哲平不爱吃很甜的,还特意选了黑巧克力。

这也就造成手抖后蛋糕上黑乎乎的一片狼藉,也不能怪张佳乐,他本想写上孙哲平生日快乐,眼一花就弄成孙哲平日乐快生,尽管这祝福本身没问题,张佳乐就是觉得羞耻,所以干脆全涂黑了。

也是个人才。👍👍👍

完成的蛋糕一片漆黑,比韩文清的脸还要令人恐惧。

张佳乐看韩文清看惯了,自然不把这放在眼里,脱模上桌,颇为乖巧地等待自家食客回家,有那么几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感觉了。

咔哒一声门开了,张佳乐开开心心地迎上去,带着每次做完黑暗料理的笑颜,殷勤地把孙哲平的大衣脱下来,挂在衣架上,然后踩着拖鞋一蹦一跳地拽着人衣角往餐桌上引去。

忽略了孙哲平“纵欲过度”的脸。

7.

“快来尝尝!这是我自制的蛋糕哦!”张佳乐献宝似的插上蜡烛,把黑乎乎的小蛋糕推向孙哲平。

“这是什么蛋糕?”孙哲平吹灭蜡烛,拿起叉子的手有些颤抖,问这问题大约想死个痛快。

“嗯……”张佳乐酝酿大招中,“它的名字叫乌鸦,乌鸦是自然界中很长情的鸟儿,一生一夫一妻相伴白头,比那只在繁殖期秀死快的鸳鸯好了不知道多少。而且乌鸦需要在最纯净的空气下方能存活,就像我喜欢你一样真挚,所以说,这块蛋糕,别看它黑乎乎的其貌不扬,但却是我们爱情的象征。”

孙哲平听后半天没动静,张佳乐想了想,大概是被自己打动了吧。

“别感动了,快尝尝吧,吃好了,晚上……有赏~”张佳乐把尾音咬的酥麻轻柔,故作天真地眨眨眼。

孙哲平瞬间一个激灵,吞下了张佳乐牌春药,嗷呜嗷呜地狼吞虎咽干掉了大半个蛋糕。

然后便是沉默。

张佳乐紧张兮兮开口:“那啥大孙啊,不好吃你别勉强,我也知道我做东西其实不好吃哈哈哈,难为你了。”

孙哲平开口:“没有,很好吃。”

为了制造气氛,张佳乐特意在桌上摆上蜡烛,此刻盈盈烛光映衬得眼前人朦胧又温柔,耳边回响着是他低沉沙哑的声音、肯定的回答,颇有缱绻的甜蜜。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张佳乐突然就觉得很幸福,他弯起嘴角,露出大大的微笑:“大孙,生日快乐!”

大孙,其实我知道自己做的不怎么样,但我就想给你做,看着你把它们吃完,我就会觉得自己很幸运。

很幸运。

幸运朝夕有你,更幸运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继续。

8.

当天晚上孙哲平总算有力气大干一场。他终于感觉到人生的美好所在了。

9.

自那以后张佳乐再没提过下厨的事,而是捣鼓别的奇怪的东西去了。

厨艺不行,但指不定在哪一领域他就是被神选中的人呢?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