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一觉醒来头上是青青草原

改了个标题,希望你喜欢。


1

张佳乐有一群在青岛驻扎的老同学,他们不玩荣耀,但时常关注着张佳乐的近况。一听说他来到青岛,便每天电话轰炸要请他出来玩,顺便品味一下青岛特色。


2

好奇心人张佳乐断章取义最后半句,便巴巴的准备晚上赶过去品味青岛特色。

孤身作战太危险,张佳乐决定拉一个人并肩作战。

“老林,就陪我出去一次吧,就一次!”

“不行,这么晚,而且你没有向张副队申请。”

“这就是你不对了,身为霸图人,不尝尝Q市特色怎么好意思在这里混?”

“……好吧”身为老好人的林敬言拜下阵了,他安慰自己,不要紧,我只是去监督张佳乐前辈,绝对不是为了见识一下本地特色。我可是根正苗红五好青年啊。

月黑雁飞高,赶紧跑跑跑。


3

到了现场,林敬言有点后悔了。

且不说这大半夜翻墙而出是多么不恰当,也不提张佳乐开着导航在月色下狂奔了半小时发现走错了路,就瞧这一排排啤酒瓶,林敬言此刻只想一个板砖敲晕自己。

当地特色,青岛啤酒?林敬言又瞅了瞅身边闹腾不已的张佳乐,刚想开口就被人灌了一嘴啤酒。

“哟老林,嗨起来!”张佳乐双手举着啤酒瓶上窜下跳,硬是舞出了乱雷的效果,看的林敬言一阵百花缭乱,哎呀不好,头晕!

林敬言,KO!

没意思,张佳乐环顾四周,邀请他出门玩的老朋友因为提前海喝了一通一个个也是神志不清,有人维持着举杯的姿势就软趴趴倒下去。咸鱼瘫甜鱼瘫臭鱼瘫比比皆是。

哼,看来乐哥果然是咸鱼之王,啤酒腌鱼!张佳乐得意的站在椅子上,独孤求败:“兄弟们,干杯!”


4

嗝儿,咸鱼头头摇摇晃晃地倒下了。

嗝嗝儿,张佳乐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了。

生存的本能告诉他必须在阳光升起之前回到霸图,不然就会被某韩张哼哼哈嘿噼里啪啦最后只能在房间里望天写检讨,还不让百度!他晕乎乎地扶着墙,拽着林敬言在地上拖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用仅剩的智商叫了滴滴。

“去哪?”司机问道。

“去……东土大唐!”

“?!”司机诧异,这莫不是智障了吧?

“贫僧乃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品尝青岛啤酒,现在,我要上天成仙啦哈哈哈哈嗝儿!”张佳乐抽风似的一连打了十几个嗝,然后闭上眼修仙去了。

司机伯伯忍住了骂娘的冲动,多年来的服务修养让他学会了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他一边默念着阿弥陀佛一边搜出了张佳乐的手机。

顾客是上帝,所以不能随意抛尸,司机平静地点开了联系记录,利索地找到通话记录最多的联系人。

孙小可爱?

噫,现在的年轻人谈个恋爱都这么肉麻,估计又是一个娇滴滴的女朋友。司机大叔一个哆嗦按下了拨通。

“嘟……赌……咔”

“喂,你好,是张佳乐的孙小可爱么?你男朋友喝醉了,你看看把他送到哪去?”司机组织着语言。

“……”沉默了一会儿,电话那头的孙哲平冷静开口,“那就随便找个地方丢了吧。”

“???”司机连续受到冲击,说好了可爱的女朋友呢,这浑厚的男声,这低沉的语调,这冷漠的回复,这这这……

小伙子这是被绿了啊!

历尽沧桑的司机伯伯想起了他的头顶种树经历,看向张佳乐的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唉,年轻人,被绿了也不能借酒消愁啊,你司机大伯当年就是绿后酒喝多了导致肾虚至今找不到老婆。

司机感慨着,轻轻地脱下林敬言身上的外套给死猪状乐披上,拍小孩一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别难过,人生路还很长……”

然而这并不是张佳乐胡说八道了一番还是不告诉地址的理由。

司机怒了,司机十分生气,这俩人是上天派来阻挡他成为财神的九九八十一难么?

哦是二二八十一难。


5

司机捂着胸口,不断默念着他们还只是个孩子而且是刚被绿的痛不欲生的可怜的小朋友,于是他重振旗鼓开始翻相册,希望能找到更多的消息。

妈呀!!!司机吓的滚下了驾驶座,屏幕上是一个横眉怒目气势如虎凶气四射的脸,难不成张佳乐是讨债的?他死死捂住自己的钱包,艰难的滑动屏幕。

爸呀!!!司机吓的滚上了驾驶座,屏幕上是一个圣光满面白光一团面无表情的脸,张佳乐,他,他原来是殡仪馆的?司机顿觉背脊发凉,仿佛自己开的是灵车。

仔细一看那人自带光环的头上还有一行小字:


霸图奶,庶民跪下!


噗通,司机跪下了,身体虽然跪了,心里还没挂,他挑出了关键字——霸图。

霸图俱乐部?

身为Q市人霸图是肯定知道的,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司机也不想再想其他的办法,赶紧把这可怜蛋安全送达才是当务之急,免得他想不开干出什么傻事。

司机又叹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我许你一世忠心,你还我满园绿意。人生悲哀莫过于此。


6

带着同情到达了霸图,司机敲了敲门卫的玻璃窗,“打扰了大爷,这俩人是你们这的人么?”

大爷睡眼惺忪间瞧见玻璃窗上贴着个人头,瞬间吓醒,再一看车里东倒西歪的俩人,小剧场更是不停。

妙啊,堂堂职业选手为何深夜买醉?是人性的沦丧,还是道德的泯灭?

司机伯伯也是明白人,拉过大爷一阵窃窃私语:“大爷啊,这个张佳乐,忍者神龟就是照着他头上的帽子画的……”

大爷秒懂,同样对张佳乐送出了同情的目光,合力把张林二人扔进门卫室,司机感慨的叹息一声离开了,把忧愁扔给大爷。

唉,经历这种难过的事情,难为张佳乐了,大爷把林敬言压在张佳乐身上给他取暖,美名其曰温暖冰冷的心。

不过这么大的事也得通知一声啊,看了看表,大爷想到了午夜凶铃中的韩文清,也想到了作息时间比学校更准的张新杰。为了保住这份职业,大爷避过了两枚炸弹,找到了宋奇英小天使。

宋奇英看到二人叠罗汉的姿势下意识揉揉眼睛,睁开眼后充满疑惑,“前辈们……?”

“哎哟奇英啊,你知道喜羊羊与灰太狼是在张佳乐头上拍的不?”大爷说的十分含蓄。

“不知道。”宋奇英不愧小天使,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你知道了。”大爷恨铁不成钢看着宋英奇,这孩子好单纯。

“噢!”宋奇英又后退了几步,眼神里充满惊恐,怎么会,在他的认知里,张前辈和孙前辈就跟行走的狗粮一样,经常无意识秀别人一脸。

天呐!张佳乐前辈该有多么伤心!宋奇英小心翼翼走上前,小心翼翼把张佳乐抽了出来,又小心翼翼放在林敬言身上。

张佳乐前辈,你要记住,你的身后永远有队友支撑你前行!

一个队友不够,就再来两个!宋奇英拿出了手机,拨通自家队长的电话,看的门卫大爷心一抽,随即又想起宋奇英的昵称——韩文清的儿子。

嗯,爸爸应该不会对儿子做什么的。

不过还有一个疑问。

“奇英你为什么不打给张新杰?”大爷挠挠头,就目测起来,张新杰看起来更加……

“张副队有起床气,只有韩队能叫醒他。”宋奇英满脸你真天真的表情,开始了和韩文清友好的交流。


7

五分钟后,霸图F4齐聚首。

韩文清皱着眉头思考人生,张新杰戴着睡帽眼神呆滞,林敬言被压到脸变形,罪魁祸首张佳乐惬意打着小呼噜。

连门卫都看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直接开溜。

“前辈们好。”宋奇英十分严肃的与韩文清对视,“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张佳乐前辈变成这样是因为他,他改名叫张佳绿了。”

张新杰睡帽掉了,他推了推眼镜,自带看透一切的光芒,“难怪张佳乐前辈这么颓废,不过深夜买醉终究不好。”

韩文清捡起睡帽给人戴上,这位铮铮硬汉,眼神里透出诡异的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通狂按,拳皇气势展现无疑。张新杰瞥了一眼,按住韩文清严肃地说:“冷静一下,对你的手好一点。”

韩文清没回应,只默默放缓了力度,迅速打完后放下手机,“把张佳乐和林敬言抬到房里,走。”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撤离,张林咸鱼被丢在床上自生自灭。韩文清待要离开之时脚步顿住,叹口气回转,给张佳乐掖好被角,又把林敬言的眼睛取下放好,关上房门和张新杰一同离开了。


8

一夜好梦,张佳乐完全不知道前夜的惊涛骇浪,打了个哈欠,一股酒味弥漫。他嫌弃地摆摆手,啧,青岛啤酒太难喝了,乐哥的形象都毁了。

虽然这之间没什么联系。

下床洗漱,张佳乐觉得今天的自己依然这么帅。推了推仍然长眠不醒的林敬言,他的大嗓门开始发功:“喂喂老林你不是吧,那么好喝的青岛啤酒喝了多少就这样了?醒醒!训练啦!”

谁说不好喝的?站出来!

林敬言迷迷糊糊醒了,脑子晕晕的,看的张佳乐也是傻傻的,他随手戴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呃,我们怎么回来的?”

一语击中张佳乐,对哦,只记得自己叫了个滴滴,但是怎么躺在宿舍里的,完全不知道!


完了,大概被发现了。我不要被噼里啪啦叽里咕噜啊!

张佳乐内心咆哮,面如死灰地,视死如归地,带着必死的信念,拖着沉重地步伐,走进了训练室。

“队长这真的是个意外,作为职业选手我感到非常抱歉!我要求今天加练!!”张佳乐低着头,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自己自觉死!

肩上有热度传来,张佳乐诧异抬头,对上自家队长慈爱的眼光。

韩文清?慈爱的眼光?这怕不是傻的吧?


我们都能理解,发生了这种事你激动一下也不是不行,只是职业选手,不太适合借酒消愁。张新杰也走过来,拍拍肩。

这一左一右的人一个眼神如慈父,一个言语如慈母,弄得张佳乐一愣一愣,只想大嚎我读书少,你们别骗我。

“嗯。绿了也没什么,你还会找到更好的。”韩文清语重心长地说,那神情就是教育自家找不到女朋友儿砸的爸爸。

喵喵喵?我绿了????

张佳乐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被张新杰拦住:“别激动,今天给你放个假,好好调节一下情绪,马上就是季后赛了,这个节骨眼不能有失。”

不仅没被哼哼哈嘿,还放了个假?这等好事,张佳乐就算高中没毕业也知道如何应对。影帝如他,嘴角下撇,垂头丧气的走回了宿舍。

然后,疯了一样地在床上跳蹦迪!

哈哈哈哈哈哈天顾我也!

不过还得问问这么就绿了。张佳乐对孙哲平还是很有自信,有句话怎么说,繁花血景一万年嘛。


9

蹦迪的张佳乐变成在床上滚来滚去,电话不堪折磨终于通了。

“喂,孙杂皮,听说我被你绿了?”张佳乐往嘴里塞了一块糖,含糊不清地发问。

“世界上有第二个人叫张佳乐么?”孙哲平正在思考韩文清发过来的谴责自己渣导致张佳乐悲痛欲绝的信息。

悲痛欲绝?听这口气,不太像啊。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心里还盘算着孙小可爱的帐怎么算。

“其实我搜过自己的名字,挺多重名。”张佳乐又拆了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地啃。

“哦,你说怎样就怎样吧。”孙哲平还在苦苦思索。

“我说我是攻,如何?”张佳乐趁势而上,激动的连薯片都顾不上吃了。

终于等到了咸鱼翻身的一刻么?

孙哲平想到了如何算账,勾起唇角心情颇好地回复:“你大可以试试。”

浪了一天的张佳乐在晚上终于知道了大可以试试究竟是什么意思。

毕竟被孙哲平一通电话play撩得浑身瘫软连声告饶的滋味不好受。


10

然后张佳乐就把孙小可爱换成了孙大禽兽。

孙哲平表示很满意,还想更加禽兽一些。


11

于是第二天张佳乐的黑眼圈和恹恹欲睡被定义为没从被绿中恢复过来。

于是孙哲平就真的如愿以偿了。


评论(1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