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糰子的小憎

年时酒伴,年时去处,年时春色。

小憎/双花外杂食党/淡圈

【双花】一起来搓手

有毒。可能有点ooc

孙哲平有一个毛病,兴奋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搓手。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因为他是一个黄少天在旁边都能保持淡定的人。

直到张佳乐的出现。

受到某叶姓男子和吴姓男子的影响,孙哲平开始了荣耀找队友之旅,姑且称作找对象吧。误打误撞终于在西部荒野刷到了一个,就是张佳乐。他们从打副本记录到杀人越货,从荣耀一路搞到腾讯,把小火花都养成了大轮船。终于也要面临线上到线下的见光死活动,当然他们是见光也死不了的。

张佳乐的穿着并不是百花缭乱,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清新干净的少年了。孙哲平心叫不好,一股洪荒之力从深处涌上,冥冥之中仿佛受到神的指示,他伸出手,迅速而坚定的操控左右手做滑动摩擦运动,发出极其响亮的声音。

“呃,我有点冷。”孙哲平对上张佳乐怀疑的眼光,猛然意识到现在是盛夏。“我从小体弱,夏天也得穿外套。”拥有六块腹肌将来还会有八块的健壮男性孙哲平开始胡言乱语。

废话,总不能说自己看着对象特别兴♂奋吧。

事实证明,张佳乐的脑电波十分百花缭乱,他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条毛茸茸的围巾用力地捆在孙哲平脖子上。“我只有一条围巾,跟你系紧点,你将就吧。”

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在大夏天里随身携带冬天的围巾啊!而且,系如此紧,是想谋杀对象么!

孙哲平很心累,然而内心的欲望仍然一路高歌猛进,他就这么一路搓着手在路人“莫不是傻了吧”的眼神中跟着张佳乐来到百花。

行李?当然是张佳乐拿着啊!

于是路人的眼光中又多了一分虐待儿童可耻的意味。谁让孙哲平同志稍微成熟了些,张佳乐同志稍微稚嫩了点呢?

这还没完,毛病不犯不知道,一犯根本改不了,你比如说宿舍两人一间,张佳乐换衣服时裸露的白嫩的肌肤,简直是活色生香。每每这时,孙哲平只好一边暗骂自己禽兽一边安然自若的搓手,脸皮练出来了。

幸亏日常训练的时候有电脑挡着,不然自己打个屁,孙哲平对这一点十分安心。只有一次张佳乐从旁边凑过来看他的操作时,毛茸茸地脑袋自然而然虚靠在孙哲平肩上。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热量,孙哲平暗吞口水,心中默念着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企图让自己冷静。

可惜他化学没学好,前二十个元素只会一半,后一半怎么也想不起来。英语更是一窍不通,至于语文诗词歌赋,约莫在哪个旮旯堆睡大觉吧。

屏幕中的落花狼籍在攀上下一块石头时停滞在半空,理所当然的掉下来,瞬间屏幕一片灰暗。

孙哲平正以叶修弹钢琴的速度搓着手,隐隐约约有了残影。

“不是,训练室开了暖气,你还冷啊?”张佳乐满脸问号。

“我打蚊子呢,呵呵。”孙哲平尴尬的解释道。

“我靠这一招打蚊子帅!你这一搓,蚊子肯定都成粉状了!”张佳乐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眼发光,“这就是传说中的震天铁掌吧!”

张佳乐同学,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孙哲平真想大叫一句妖孽退散,表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自创,哲平掌法。”

总之他是看多了也好,还是突然中二也好,孙哲平又一次幸运的瞒过了张佳乐。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他想,尽管他确定张佳乐不会发现。

这大概就是奇异的脑电波的锅吧。

于是某一天晚上,孙哲平等到张佳乐洗澡出来双手往墙上一撑,标准霸道总裁壁咚式,“呃,我有事跟你说。”他想了想怎么开口,最终决定还是单刀直入。

“我也有事跟你说。”张佳乐十分淡定的回答,实则双手都在发抖,这个姿势实在是令人遐想。“乐哥对你有点意思,你明白的吧……”

话越说越小,孙哲平懵了,他正想说的什么,张佳乐猛地把他一推,然后跨坐在他身上。直到后脑勺触到柔软的枕头,孙哲平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时候不做点什么孙哲平就不是男人了。他一手托着张佳乐的脑袋,一手搂着他的腰,就这一个鲤鱼打挺上下体位转换。

然后,他嘿嘿一笑,双手又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这又是为啥搓手啊?”张佳乐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没来得及害羞,就被孙哲平这个动作逗笑了。

“因为,我要开动了!”
















一通颠龙倒凤后孙哲平发现搓手的毛病好了。

应该算是皆大欢喜吧。

评论(9)

热度(51)